首页> 社会> 北大“屠夫”陆步轩 | 猪肉行业的“一代宗师”

北大“屠夫”陆步轩 | 猪肉行业的“一代宗师”

2017-09-13 11:51     社会     来自:牛人趣事


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沉浮半生,嗟叹一世。


十几年前,猪肉于他,是命里飘摇唯一抓得住的一根稻草;


如今,猪肉于他,是知命后的一盏明灯。


刀起刀落,猪肉是一份生计,一门学问,也是一把钥匙。

栏目编辑:包工头

2017.9.13

全文共 3030 个字,阅读大概需要 7 分钟


人物简介

1985年,以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县文科状元的身份进入北京大学中文系,后几经波折,过上了杀猪卖肉的生活。2003年,因《北大才子街头卖肉》的新闻而引发社会关。2005年,陆步轩的自传《屠夫看世界》出版。2009年底,与校友陈生共同创办中国“屠夫学校”,陆步轩担任校长。2016年陆步轩辞掉公职,加盟壹号土猪。



二度屠夫


如果你在2016年的秋天之前联系陆步轩,你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拨通他陕西的手机号码;而在那之后,你必须在他陕西和广东的号码中二者择其一。这个出生于陕西农村的北大“屠夫”,除了上大学那几年,从未长期在外生活过,如今竟拥有了一个广东的电话号码,这让一直关注他的媒体闻到了风声。


一年前,陆步轩出现在广州东山市场壹号土猪档口。这次,他辞去干了12年的公职,重新干起了老本行——操刀卖肉。


陆步轩形容这是一次“从谋生到谋事的转变”,卖猪肉这件事,从以前养家糊口的手段变成了一项事业。


这样的转变其实对于媒体来说并不唐突,早在去年的5月,陆步轩就曾出席壹号土猪与天猫旗舰店的签约发布会。


这一亮相,不仅透露了一点光,还引发了一场火。一篇名为《“北大屠夫”能公务员生意兼顾吗?》的评论,质疑陆步轩“违规经商”,批评当地政府“人浮于事,机构臃肿”。随即,当地政府对陆步轩展开调查。


调查最终不了了之,陆步轩所在的长安区档案局则出台新规定要求公职人员分别在早、中、晚三个时间段进行打卡。陆步轩觉得自己被针对,于是在修编地方志的工作结束的第二个月,他提出了辞职。此时,距离陆步轩退休仅剩3年。


有人对于陆步轩的选择表示不理解,但他这样解释道:“我觉得时间不等人了,我现在已经50多岁,还能奋力做几年?现在就得分秒必争,三年我也等不了了。”


其实,更早一些时候,他便已经有了行动。


平常的陆步轩是长安区档案局修编地方志的主笔。因为工作是由他独立完成,陆步轩经常有着自己的节奏。在完成了既定的工作量之后,他总是有意识地给自己在周末和节假日安排加班,希望能把工作进度向前提,为的是给自己留出余地,以防不备之需。


有的时候,北大师兄陈生的一个电话打来,陆步轩就得横跨大半个中国,去广州的“屠夫学校”讲课。


“屠夫学校”这个概念是2009年在餐桌上被提出来的。当时,陆步轩的北大师兄在做壹号土猪,吃饭聊天时他抱怨熟练工人难招,企业发展受限。


▲陆步轩(右)与陈生(左)在菜场接受采访


他当时感叹道:“到处挖人,我都快成行业公敌了。”突然,陆步轩的大学同学李晓彤冷不丁地冒出一句:“那你们为何不办个学校,自己培养人才呢?”这个提议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赞同。


之后,陈生曾多次劝陆步轩辞掉公职,加盟壹号土猪。“在中国,猪肉行业的前景非常广阔,但猪肉行业的门槛非常低,从业人员的素质参差不齐,他们实践经验丰富,但缺乏深入探究,心有力而力不足,能够把对猪肉的认识提升到理论高度的陆步轩应该是‘全国第一人’。”陈生希望陆步轩可以成为猪肉行业的“一代宗师”,赢得后人的仰慕与尊敬。


壹号土猪猪场


“屠夫学校”创立至今,陆步轩一直担任校长的职位。2010年,他趁着腿伤病休期间,专门花了4个月为学校编写了教材,内容涉及市场营销学、营养学、礼仪学、烹饪学等学科,还要求学员必须到饲养场去了解生猪的科学饲养,希望“培养出来的都将是通晓整个产业流程的高素质屠夫”。


为达到这个目标,壹号土猪也一直在致力于吸收大学生群体。对于大学生,陆步轩认为:“如今的大学教育已经逐渐在从精英化变为普及化,大学生应该摆正定位,要学会自食其力,在此基础之上谋发展。”同时,他也不赞成大学生直接创业,“应该就业之后,经过一定的资源的积累,再去创业。”


被冲刷的生活


如果说陆步轩回归猪肉行业是对自己命运航向的主动把握,那么当初他踏入猪肉行业则是生活裹挟之下的无奈妥协。


2005年,陆步轩的自传《屠夫看世界》出版,这本书记载了他对自己人生的回忆与省思。在书里,他曾这样写道:“毕业分配时的一次错位,使我在人生道路上一步踏绽脚,步步赶不上,最终为生活迫,逼上梁山。这个‘逼’字,在我身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1984年,长安县(今长安区)鸣犊镇农家少年陆步轩从引镇中学毕业,那年他考上了西安师专。不甘于此的他撕掉了录取通知书,决定复读。


第二次的高考,陆步轩以文科陕西省第十四、长安县第一的成绩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村子里打了锣,摆了酒,人人都以为他已经跳出农门,半只脚跨进了官家的大门。


大学四年,三点一线,宿舍、饭堂、教室,过得很快。1989年,面临毕业的陆步轩没能如愿以偿留在北京做学问,他需要回西安参加二次分配。


“在皇帝脚下绕了个大圈子,旅游了一圈,打道回府。”他回忆道,“仿佛做了一场梦,梦境醒来还在原点。”


陆步轩


陆步轩说,如果当初没有上大学,自己可能会成为一个厨师。父亲是村里的厨师,遇上乡亲们的红白喜事,就去做宴席。陆步轩跟着打下手,学会了杀鸡宰鹅,炒菜做饭。现在陆步轩长期生活在广州,吃到不正宗的陕西菜会念叨,也会偶尔给同事们包饺子吃。


后来经过多次改派,陆步轩进入长安县计划经济委员会,因没有用人编制,被分配到长安县柴油机械配件厂。90年代初期,赶上“下海”热潮,政策号召机关人员分流,他便自告奋勇地提出,要跟从当时的领导办企业,办过有色纸厂、复合肥厂、化工厂,但是因为没有资金,厂子举步维艰,难以为继。


企业垮了后,他没有再回到机关,而是选择去做装修。最失落的时候,他整日嗜烟酒度日,埋没在麻将堆里,成了一名赌徒。直到陆步轩与第二任妻子结婚,他才振作起来,决定找一个正儿八经的事做。


他们尝试过开小商店,却一直亏损。最终,他们选定了投入成本小、资金回笼快的猪肉店,取名叫“眼镜肉店”。从此,除了“北大状元”,陆步轩的身上又多了一个“猪肉佬”的标签,再没撕下来过。


▲陆步轩


回头望去,陆步轩所踏下的每一个脚印,做出的每一次努力,都无一遗漏地被命运的海水冲刷、覆盖,不留一点痕迹,就好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他在自传里曾说,那个倒霉蛋便是我。


北大与人生


2003年,“北大才子街头卖肉”的新闻一经报道,迅速引发热烈讨论。有人认为陆步轩是性格使然,有人认为这是一种文凭崇拜,也有人认为国家在人才使用上存在不合理的地方。就连陆步轩的孩子也不喜欢他这份工作,但陆步轩也没有多说什么,仿佛等待时间去解释一切。


直到2013年,他和师兄陈生一起受邀回北大演讲,他开口直言:“摆摊卖肉给北大抹了黑,给母校丢了脸。”


▲陆步轩在北大演讲


对于陆步轩来说,北大的头衔像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它给陆步轩带来了关注度;另一方面,北大的称谓也在无形中带来压力。“你做得好,别人会觉得,北大人就应该是这个水平;做的不好,别人会说,北大人就这点儿能耐啊?”


后来,北大老校长许智宏安慰说:“北大学生可以做国家主席,可以做科学家,也可以卖猪肉。”陆步轩现在也想通了:“现在做出一点成绩,将卖猪肉卖到极致,综合起来也不觉得丢人了。”


在古代,“刀笔吏”是执掌文案的官吏,而在陆步轩看来,自己拿过刀,握过笔,还当过一段时间的小吏,虽是曲解,但也是十分贴切的注脚。


回顾12年的公职生活,陆步轩意识到有抱负没际遇的人并不适合在体制内工作。当初他受到《白鹿原》里修县志的朱先生影响,才选择进入长安区档案局,后逐渐认清在中国修志的十几万人中,自己很难青史留名。


如今,壹号土猪在全国已经有了1000多家连锁专卖店,建立了从育种、养殖、屠宰、配送到销售的全产业链管理体系,陆步轩在2003年曾构想过的事业蓝图变成了现实。


如果你的人生可以重来一次,你想选择什么样的生活?陆步轩不喜欢回答假设类的问题,因为他觉得生活不是自己选择的,只要把自己在做的事情做到善始善终、尽善尽美就不错了。回望此生,却惊觉天命之年已至,他心中所想,唯有再拼一把,再拼一把。


 倪一灵 | 采写

图片来自网络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进入《青春报》读者交流群,和作者一起聊聊这篇稿子背后的故事。(如果二维码已经过期,可添加微信号:clytie15810601908,我们将拉你进群)



点击 关键词 查看往期内容


社科大测评攻略 | 社科大西三环学区挂牌 | 心理罪 | 快乐大本营20周年| 儿童节特辑熟人性侵黄牛党 | 临终关怀小黄车董子健 | 卢义杰讲座实录 | 吐槽大会 | 替课灰色利益链 | 短命涂鸦 | 辱母杀人”档案 | 伊周停刊 | 京华时报 | 鬼市 | 记者节 | 阴阳师 | 反三七过三八 |民大巷子搬迁 | 校园微整形 | 驴得水 | 大鱼海棠 | 蒋方舟 | 董浩 | 张一山 | 白敬亭 | 安东尼 | 尧十三 | 阿肆 | 萝贝贝 | 法医秦明 | 逃离马戏团 | 肖家河 | 天津塘沽爆炸 | 巴黎暴恐 | 冰点沙龙 | 每日人物主编张寒 | 林珊珊谈黑帮教父 | 新世相张伟 | 老贾 | 奇葩说 | 坏男孩学院 | 背奶妈妈 | 小三劝退师 | 人人网 | 性启蒙 | cyuer性状况调查 | 恋爱小白 | 冬季洗衣 | 正装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