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娱乐> 忙着划清界限,甚至起诉自己,影视原著抄袭风波何日能到头?

忙着划清界限,甚至起诉自己,影视原著抄袭风波何日能到头?

2017-08-14 02:24     娱乐     来自:牛人趣事

文|综编自长江日报 、剧研社、新浪微博


因为原著小说涉嫌抄袭,电影《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被观众“拉黑”,就连电影《鲛珠传》都被卷入抄袭风波。


近日,两个剧组相继发声,称电影并不涉嫌抄袭。但对于其中的一些说法,观众并不买账。


多部电影卷入抄袭风波

剧组发表声明力证清白


8月9日上午,唐七公子在微博高调发声,称《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没有抄袭,并晒出了西部知识产权司法鉴定所、著名编剧余飞及唐七公子的律师团队出具的三份文件,得出“《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对《桃花债》不构成著作权法意义上的抄袭”的结果。



为了自证清白,唐七公子甚至起诉了自己,并由委托机构出具了《著作权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结果显示:文学作品小说《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和《桃花债》,其故事梗概、人物设置、人物关系、情节发展不同,不构成著作权意义上的抄袭。


一石激起千层浪,#唐七公子 大风刮过#话题迅速登上微博热搜。


网友集体一边倒指责唐七公子蹭热度、炒冷饭,但被抄袭的《桃花债》作者大风刮过则表示了对自己十多年来一直被此事困扰的无可奈何。大风刮过曾发文说道:“个人觉得没抄多少,就是用了点句子,有点套写,拼了几个人名,还有那个结尾。”



与此同时,电影剧组开始划清界限。《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制片人萨支磊接受采访时称:“购买版权时还没有小说涉嫌抄袭的声音,等2015年9月之后,我们听到一些声音,就让编剧把容易引发争议的地方全部删除了,刻意做了回避。”他还表示,“如果小说被证实抄袭,作为出品方的我们也是受害者。”


而受到此事牵扯的还有电影《鲛珠传》。由于电影故事很多设定与唐七公子的作品《九州·华胥引》雷同,不少网友开始质疑《鲛珠传》涉嫌抄袭。


8月12日,《鲛珠传》电影官方发表声明表示电影并非改编自唐七公子的《九州·华胥引》,是原创剧本,驳斥“电影改编自抄袭小说”的传闻。声明中称,电影制作方上影寰亚公司于2011年购买了《九州·华胥引》版权,2014年底计划启动一部有关九州的奇幻电影,由于《九州·华胥引》版权即将到期,公司建议先启动该小说的开发。



因此,在早期筹备过程中发布了改编小说《九州·华胥引》的电影宣传物料。后来在创作过程中由于种种原因,最终决定停止《九州·华胥引》电影项目。导演、编剧则开始原创故事开发,并与唐七公子约稿创作《九州·天空城》并购买其版权。


“因此,电影《鲛珠传》并非改编自小说《九州·华胥引》,而是原创作品。”声明还指出,对于网络的造谣,片方保留追诉的权利。


原著抄袭官司纷纷扰扰

司法鉴定如何让人信服?


随着近两年IP剧的热潮,由原著抄袭惹来的官司也是一桩接着一桩。每有IP剧开播,小说的原创性就要被拿出来讨论一次。


去年末热播的《锦绣未央》抄袭200本小说的事件还历历在目,刚刚收官的《楚乔传》抄袭《九州·缥缈录》的话题也尚未平息。



日前,还有网友整理出了涉嫌抄袭的网文,其中,《步步惊心》《大漠谣》《云中歌》《寻找前世之旅》这些已经被翻拍为影视剧的作品赫然在列,其他不知名的网络小说还有近二三十部。


即便这些都是被公认的抄袭作品,但上升到法律途径之后却发现,网络文学维权的道路并不好走。


近年来胜诉的维权事件屈指可数:于正的《宫锁连城》涉嫌抄袭琼瑶《梅花烙》,判决结果裁定于正侵权;三月暮雪的《媚惑江山》前期照搬李眉的《年年槐花香》,判决结果裁定三月暮雪侵权;更早的还有郭敬明《梦里花落知多少》抄袭庄羽《圈里圈外》,判决结果裁定郭敬明侵权。


除此之外,更多的还是打不赢的官司。



在这次唐七公子晒出的司法判定详情中可以看到,法律判定抄袭的方式与大众观点大不相同。


琼瑶起诉于正抄袭一案的承办法官曾解读称:“著作权法保护的是表达,不保护思想,这不仅是我国的法律规定,也是国际上通行的一种规则。最核心的是主题思想,一层一层的具体化,到一个什么程度属于表达了,就属于著作权能够保护的要素了。”


因此,简单直接照搬文字的“低级抄袭”容易鉴定,但更高级的改头换面就需要专业技术鉴定了。


司法鉴定会从故事梗概、人物关系、故事主线、逻辑链、情节和信息点等几个维度进行比对。但具体的核准的方法却很模糊,即便有多个相似的元素和内容,也很难因此而直接判定抄袭。所以,抄袭成本低、举证维权难,成为了小说抄袭成风的最主要原因。



在法律层面上,借鉴创意并不算抄袭。但对读者、观众来说,这在情感上就有些难以接受了。因此唐七公子拿出《司法鉴定意见书》后,有律师指出其单方面委托机构出具的鉴定并不具有法律效力,不少网友也依然认为其涉嫌抄袭,只是抄袭得很聪明,指其“抄了《桃花债》的故事大纲,又从其他作品抄了很多故事情节,几本书拼凑起来,从法律方面根本无法追究其责任”。


越来越多的作者维权艰难,也一再戳到了法律漏洞的痛点。网络作家频陷“抄袭门”,除了作者自身素质被质疑之外,量产的文学产业机制、不健全的司法环境也同样应该反省。


“广电独家”是广电业界第一订阅号,“影视独家”深度透视影视产业规律,由北京中广传华影视文化咨询有限公司运营,新版微信长按二维码图可直接订阅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