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人> 再挺几十年,就能得永生!

再挺几十年,就能得永生!

2017-08-14 00:32     女人     来自:牛人趣事

来源:真格为哥

长生不老,能够解决很多困扰人类已久的问题,但也会带来巨大挑战。两股力量,生物科技和AI,正将人类推向一个临界点。


女儿第一次接触死亡的概念,是她5岁时参加爷爷的追悼会。回家路上女儿轻声问,爸爸将来也会离开我和妹妹吗?我稍加酝酿,要尽量给她一个婉转乐观的回答。但惊恐和伤心瞬间从女儿的眼中扑闪而出。


人类在死亡面前很无助。永生一直是我们的终极梦想。


人类真能得永生吗?


答案是:能的!而且,咱们大多数人都能活着看到这一天!


不开玩笑。不危言耸听。 


其实,永生的物种并不少见。地球上的生命出现于37亿年前。这些最初的生命大都是单细胞生物,其特点之一就是自我繁衍,所以都永生。


那么死神是什么时候降临到生物界的呢?


10亿年前,一些物种开始进化为有性繁殖。


1亿6千万年前,出现了开花植物(flowering plants)。


从此以后,生老病死才在动物和植物世界里成为常态了。


小友Helena手绘


不过,即使在当今动物界,也还是有个别永生型的。比如下图的这种水母,俗称永生水母 (Immortal Jellyfish, 学名Turritopsis dohrnii,生活在地中海和日本海)。永生水母体型很小,要借用显微镜才能看清。它们有个神奇的特点:幼体变为成体后,一旦遇到逆境(饥饿,肢体损伤等),就开始逆生长,先失去触须,然后从成体变回幼体珊瑚虫。之后,再次发育为成体。只要不被其他动物吃掉,就可以周而复始,无限循环地活下去。


Source: Wikipedia - Immortal Jellyfish


众所周知,龙虾和海龟也都很长寿。即便到了高龄,它们心脏功能及肌体的活力跟“小年轻”龙虾海龟们相差无几,只是体型更大而已。


人类所属的哺乳类动物算是最悲催的:所有个体都会死!


先别绝望。即使在人类体内,有的细胞也是永生的,比如生殖细胞(生成精子卵子的细胞)。


人类的生殖细胞可以不断复制自己,虽然其他细胞还做不到,但这是一线曙光。因为,只要有一种细胞能够永生,就说明我们人类还是具有永生的基因的。只要能找到并激活这些基因,其他细胞就也能转化成永生。


人类要做到永生,第一步要了解究竟是什么引起衰老,然后再去探讨破解之术。


那么,衰老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目前科学界主要有两种学说。


学说之一:损耗说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的基因不断被损伤,被腐蚀,由此逐渐失真,最终造成我们肌体的衰老。连细胞内的自我修复功能也会最终失效。


“年久失修“真要命。


这个学说的主要倡导者是英国剑桥SENS研究基金会的首席科学家,Aubrey de Grey(下图)。这位仁兄1963年生人,仙风道骨,貌似体内基因已经不再损耗。



学说之二:头盔说


每次细胞分裂,染色体都会被复制。可惜的是,每次复制都不尽完整。染色体两头的端粒体总有不到1%被漏掉。话说端粒体类似于染色体的头盔,起保护作用,切个几刀也不碍事儿。但架不住一刀接一刀,一般在五六十刀之后,线粒体就残了。当染色体失去头盔保护而暴露于刀口之下时,细胞就自动挂了(停止自我复制)。我们的生命就到终点了。


头盔说学派人才济济,颜值也不低。其中三位还获得了2009年的诺奖(自左至右:Elizabeth H. Blackburn, Carol W. Greider and Jack W. Szostak)。


Copyright  The Nobel Foundation 2009

Photo: Frida Westholm


(坦白从宽:以上学说的俗称是作者杜撰的,方便理解和记忆,尚未得到科学界一致认可 - 预计这辈子也得不到。但学说内容却没敢胡编乱造。)


明白了衰老的主要原因,那么破解之术也就是个时间问题了。


Alphabet公司于2013年9月份成立了Calico公司,专攻衰老及衰老引发的疾病。这家子公司阵容华丽(CEO Arthur Levinson,现任Apple公司董事长,原生物科技巨头Genentech的CEO/董事长),资金充足,目标明确,志在必得。


Alphabet掌门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为Calico制定的宗旨是要解决人类的健康,福祉,及寿命的问题。佩奇对所有下属公司的一贯要求是,不要把时间浪费在小规模的改良上,如果达不到十倍以上的改进就不要浪费时间去做(拉里佩奇的10X理论)。


要把我们的寿命改进(延长)10X?


以中国平均寿命76岁来算,10X,意味着我们能活到近760岁!


耶!鸡冻!


那么,上面提到这两个学派要如何破解衰老问题呢?


更重要的是,人类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抗衰老得长生呢?


答案是:


20年!


20年内就会有质的突破! 


说来话长,还是先从损耗派说起。


格雷博士总结,引起衰老的损耗共有七大类:细胞流失,细胞核突变,线粒体突变,拒死细胞,交联引发的组织硬化,细胞外废弃物,及细胞内废弃物。


幸运的是,这7种损耗全部都能修复,只要方法靠谱。


格雷的治疗方案是,对基因的损耗定期护理,修复大部分,不一定要100%,力保将基因损耗保持在安全标准之上,以避免引发肌体的衰老。


格雷博士预测,第一代治疗手段将会在未来20年左右成熟(~2037年),其疗效可以将寿命延长30年左右。


30年!有没有感觉自己像一大块危机中的白棋,遭黑棋追杀眼看无望,突然之间,被延长了一口气!


远远不只如此。


30年的阳寿简直就是一张宇宙飞船的船票。登上这条船,就能飞(熬)到下一阶段,等来第二代治疗手段问世,再次补血,又再续上几十、几百年。随着第三代、第四代不断更新,阶梯式达到长生不老!


先别忙着高兴,咱先放下损耗派,看看头盔派有啥招数。


每次染色体自我复制,两端的头盔(端粒体)都会被砍短一截。端粒体不断被掐头去尾,5,60次后就失去保护染色体的功能,染色体一乱,所属细胞也就挂了。


所以,端粒体的长度就是我们寿命的计时器!


科学家发现,有些“永生细胞”(如生殖细胞)内可以产生一种叫端粒酶的蛋白。端粒酶的作用就是修复端粒体:


每次细胞分裂时,端粒体刚一被砍短,端粒酶马上会帮端粒体再长出一截儿。这样端粒体就不再怕砍,细胞就可以无限地复制分裂下去。


寿命的计时器嘀嘀嗒嗒。但指针每走一格,端粒酶就马上将它推回一格。


青-春-定-格!


正是这一端粒酶功能的重大发现,让上文三位科学家获得了2009年的诺贝尔奖。


所以,目前头盔派的主攻方向之一,就是要让所有细胞都能产生适量的端粒酶,既足以修复端粒体,又不会让细胞野蛮生长成为癌细胞。



比尔·安德鲁斯博士(Dr. Bill Andrews), Sierra Sciences研究机构的创始人,是头盔学说长期而坚定的倡导者。他今年66岁,专注于端粒体研究近25年,拥有50多项有关专利。他表示,有信心能在自己的有生之年攻克这一难题。


66岁人的有生之年,常理推断。。。。。。 


20年之内?!


看来,从两个学派得到的时间表很接近,都是20年左右。给我等吃瓜群众点燃了希望。


需要点明的是,尽管两个学派各执一词,但在大方向上非常一致:要延长的是健康的寿命,并非无休止地苟延残喘。760岁的人照样能跟18代孙网球场上争高下。长生不老(amortal)比永生不死(immortal)更重要。


最给力的是,生命科学正以持续加速度的方式不断开拓向前。


2004年,全球科学家一举实现了人类完整的DNA测序。这一重大成就耗时15年,耗资$40多亿美刀。而仅仅十来年后的现在,检测任何人的基因组成只需要1小时,而且成本已降至$200美刀。


2012年,一项划时代的基因技术又横空出世:CRISPR。


借助于CRISPR技术,科学家就能像在电脑上编辑文字一样,任意编辑细胞内任何基因。这项技术给人类,乃至整个生物界,带来的深远影响难以估量。它或许能根除上千种人类的遗传病,甚至改变未来人类本身的特征(智商,体型等)。过去需要多名研究人员数年时间才能完成的科学实验,现在一个人几天时间内就能做好。可想而知,CRISPR大大加速了抗衰老研究。 


行书至此,微蒋堂堂主不禁斗胆猜测,CRISPR技术的主要发明人会在未来5年内获得诺奖。而其中有两位做出突出贡献的,一位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Jennifer Doundna教授,另一位是1981年出生的哈佛华裔教授张锋博士(下图)。



另一方面,CRISPR技术也带来了巨大的隐忧。现在一个普通高中实验室就可以用这个技术生成新的物种。原来上帝干的活儿,很快连普通科技爱好者也能干了。OMG!这话题太大了。


扯远了。言归正传。


不仅基础科学在加速发展,商业机构也纷纷加入到抗衰老达长生的潮流之中。


Alphabet建立了2家生命科学的子公司,已投入7亿多美刀。从Google离职的员工们,最近5年内创立了16家生命科学公司,集资总额超过10亿美刀。葛兰素史克制药公司也入了10亿美刀从事抗衰老的研究。其他商业机构的参与就不一一列举了。总之,在硅谷,生命科学类的创业公司如雨后春笋般不断涌现。 


有了科学的理论基础,有了强大的研究工具,有了商界的资源投入,应该胜算不小。


退一步说,即便20年后,上述各方努力都不成功,灯火阑珊处还有个备用方案:人工智能可以帮我们实现“虚拟永生” (Digital Immortality)!


欧盟和美国等政府已经拨款10亿美刀帮助绘制大脑神经元的图谱。Google未来学家雷·库兹韦尔(Ray Kerzweil)预言,2029年,我们将能够上传大脑的全部信息,包括记忆,意识,和脾气秉性。这样即使我们的肉体不复存在,我们的思维,意识和情感也能在云端延续。


(此处请脑补760岁“虚拟人”跟他18代子孙愉悦聊天的场景。不擅脑补的同学可以参考电影Transcendence 超验骇客,约翰尼·德普/Johnny Depp 主演)。



长生不老也好,虚拟永生也罢,都将在20年内见分晓! 


人生的最大悲剧,就是生为最后一代不得不死的人!


而人生的更大悲剧,就是病榻前为你送终的人都能长生不老!!


挺住!


药不能停!挺过空气污染水污染食品污染土壤污染各种污染!好好过日子少吃多动常遛弯儿没事儿打个坐,憋总想不开吵架拌嘴生闷气儿瞎焦虑不耐撕。


誓!死!挺!过!二!十!年!


大多读者在有生之年,都能目睹历史上石破天惊的这一幕,也会面临随着长生不老而来的对社会和伦理的全面与全新挑战。


然而,“20年之后可长生不老”的预估在科学界并没有得到广泛的共识。做时间预测不容易,不少科学家尽量避免这个话题,但至少,在抗衰老的可行性上,大家已经不再质疑了。


总之,就是早晚的事儿。


至于是早还是晚?是20年,30年,还是80年?如果您已经5、60岁了,那就是性命攸关的区别。跳出个人,关注人类(Homo Sapiens),7万多年的进化史;若进一步放眼地球生物,40多亿年的进化史,区区几十年简直就是弹指一挥间,何足道哉。


问题一:人口爆炸,资源有限


问:为哥,你说如果人真能长生不老,那岂不造成世界人口大爆炸?地球面积有限,那么多人怎么装得下呀?而且那么多张嘴吃饭,消费,制造垃圾和污染,地球资源也有限呀,养活得了这么多人吗?


为哥答:这的确是个问题。衰老一解决,最初的变化是死亡人数逐渐减少,以致远远少于出生人数。在这个阶段人口会大幅增加。


但我们想象一下,有没有另一种可能 - 自己的日子那么长,谁还急着生儿育女传宗接代呢?如今女士们不早婚,到那时候晚育也不用担心了,所谓35岁之后生孩子风险大之问题,不存在。于是,出生率自然就会降低下来。


想象力不够的,可以参考一下眼前的邻国日本。战后日本人均寿命增长了70%(1947年: 50岁,2017年: 85岁)。人口从1950年的8千3百万,持续增长60年,到2011年达到1亿2千8百万。然后却开始了逆转,总人口以每年100万的速度在缩减。


资源方面,我是这么想:一旦解决了长生不老的问题,活着的都是“年轻”力壮的,不仅不是社会负担,反而是社会财富的持续创造者。反观眼前,由衰老引起的各种疾病(癌症,心脏病,老年综合症等)消耗了80%以上的医疗资源,社会保障体系频临崩溃,这才真是不可持续呢。衰老问题一解决,医保社保的很多死结就迎刃而解了。


另外,能活760年的人该不会像我辈这等肆无忌惮地糟蹋环境了吧。毕竟还要在地球上生存几百年,环境破坏了不仅造孽后代,也是自作自受。弄不好,几百岁的年纪,还被海牙法庭起诉反人类罪,那时就苦于入地无门啦。


问题二:基因“保先”


问:我说为哥,您不是绿色和平组织下属的水军都督吧?这问题您不必回答。我要问的是,老而不死,岂不失去活力和创造力吗?再说这样也会让人类坐失进化的机会呀。历史上不论科学,文学,还是艺术,绝大多数的创新都出自年轻人之手。量子物理学奠基人马克斯.普朗克指出:科学是在科学家的葬礼中进步的。在人类自然的迭代过程中,优胜劣汰,不良基因不断被淘汰,人类才能变得越来越适应生存环境,与时具进嘛。否则现在的这些人即使能活760岁,谁能保证一定能适应那时的自然环境?到时候大家都水土不服,人类绝种了谁负责!


为哥答:看得出您真是为了我们人类的共同命运操碎了心哪。没人能预知未来。但我们可以根据目前科技发展的逻辑,推断哪些情况可能会发生。咱们先挑一些大概率事件聊聊。


长生不老,那么创造力也不应该减低。你想想啊,如果每个细胞都是18岁的状态,那么人的心态和思维不也应该是18岁的状态吗?所以创造力应该能保持在高点。至少理论上是这样。 


不过,人类还是有可能意外死亡的。所以,人类的冒险精神倒有可能降低:极限运动,革命,战争等有生命危险的事,大家会本能地避免。


至于坐失进化机会,进化和死亡的关系也要重新构造了。生物科技已经可以改变活人的基因。目前CRISPR技术就可以精准地编辑人的每个基因了。一旦发现哪些身体特征不适应环境,需要调整,也不用等到下一代,或下几代,几十代。马上提取一个细胞,修改一下里面的基因,然后再注射回身体里,新的基因很快让身体发生变化。这不适应性就提高了吗?至少在理论上没问题! 


问题三:船票给谁,大坏蛋老不死怎么办


问:说个实在点儿的吧。20年后,即使成功研发出“长生不老”的“灵丹妙药”,肯定也很贵吧?多少人能负担的起呢?谁来决定哪些人可以得到“灵丹妙药”,拿到长生不老的船票呢?有钱有势的人当然会占便宜。 更糟的是,像希特勒、伏地魔级别的大暴君大坏蛋如果长生不老,那可怎么办?那还有什么盼头?


为哥答:汗!这个答案会比较冷。一般来讲,新的科技成果总要假以时日才能量产。早期成本一般都会比较高,所以早期使用者一般都要付出较高的代价。目前商业机构的介入预示了这个问题,就是说谁有钱谁就能拿到船票,而钱不够的只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或自己的亲人离去。这就升级到了道义的层次。届时政府或许会出面监管起来。


说到大坏蛋,坏人能长生不老,好人也能呀。可能为哥本性偏于乐观。不过现今全球最富的人中,好人还是占多数吧?比尔·盖茨,巴菲特,扎克伯格,拉里·佩奇等,还都比较靠谱。这些人都在努力让世界变得更好,本职工作之余也都有不少善行。而且,纵观历史,这些大暴君大恶人所处的时代里,都有正义力量制约他们。为哥还是坚信,文明会继续以螺旋式上升的。


问题四:生还是死,to be or not to be


问:为哥问我会不会选择长生不老,我当时想都没想就说:当然要。能硬硬朗朗地活着, 何必找死呀!不过后来想了想,觉得这事儿没那么简单。我现在要反问为哥,你会不会选择长生不老呢?


为哥答:说实在的,自己还真有点儿纠结。正如乔布斯所说:“死的意义就在于让我们知道生的可贵”。如果不再有死亡的阴影,对生命和时间还会这么珍惜吗?如果体会不到生命的意义,长生不老就没什么意思了。


另外,为哥觉得,在社会底层的很多基本问题(如贫困儿童的健康和教育等)尚未得到解决之前,就开启长生不老这一潘多拉之盒,弄不好会引出并激化一系列社会问题。



的确,长生不老会给人类社会带来一系列的挑战。然而,比起生物科技整体的发展,这不过是冰山一角! 


自生命出现的40多亿年以来,地球上的生物都遵循着达尔文提出的自然选择规律 - 不适应自然环境的物种会在世代交替中被自然淘汰,反之则得以繁衍发展。


今天,生物科技正在挑战达尔文。人类不仅可以决定自己活多久,进化成什么样,甚至还能决定其他物种活多久,长成什么样。


我的物种我做主!别的物种我也做主!


这哪是挑战达尔文呀!这不就是直接叫板上帝吗?!


这么大的事儿,每每与各路闲人聊起,一言不合就直接攀升到哲学高度,为哥顿感力不从心。在此暂且罗列出一些没有答案的问题。


问题A:宗教信仰


有史以来,人类总在探寻一些基本的问题:死后会面临什么,生活的意义何在等等。对此,宗教信仰试图给我们答疑解惑。


一门宗教,需要能合乎常理地解释现实生活中的现象,能自圆其说,才能让信众向往它所描绘的未来世界。 


人类一旦能够长生不老,还会向往天堂,惧怕地狱吗?还会有人为了“来世”的幸福而积德吗?


如果上帝不再是万物唯一的创造者,人类也可以创造新的生物,大家还会信仰上帝吗?


会不会出现一个全新的,更被大家广泛接受的宗教或信仰?什么时间,在哪里,以什么形式出现? 


问题B:性,家庭,与亲情


如果你能健康地活到760岁,你会在什么年龄结婚生子?退一步说,你还会结婚吗?


你愿意与同一个人耳鬓厮磨700多年吗?700年间,你的思想,爱好,身体条件各方面都将有N次转型,甚至脱胎换骨。你的爱能有多深,你的情能有多久?


如果通过修改基因,变性像美容那么容易,那么人与人之间的爱情和婚姻又会变成什么形式呢?


当寿命只有50年,其中十几年用来养育下一代,亲情自然是血浓于水。但如果活到了700岁,对几百年前的那短暂(十几年)的养育之情,你还会那么感激涕零吗?这时眼前的父母依然和你一样青春焕发,在你们的18、19代孙面前,会不会有同辈人之感? 


另外,一夜情之前要不要先做个DNA测试?相差十八代的直系亲属都活在世上,或许相互不再熟悉,不小心“约”上如何是好?


问题C:亚物种新人类


精英阶层有着社会资源的优势,也有条件不断优化自己及其族群的基因。在漫长的生命历程中,他们可以先设个小目标:将自己的智商,情商,肢体力量都提高10倍,或许还顺手给自己美个颜,女生媲美范冰冰,男生完胜黄晓明。然后,随着基因技术的发展,精英们可以一步一步把自己升级为“超人”。这种超人跟今天的人相比或许面目全非,比如多了一对伸缩自如的翅膀。


那么,其他大多数人,即使长生不老,能不能跟上进化的节奏呢?这种人类的自我进化,是否会分化出一系列超人、屌丝、以及两者之间的“亚物种”呢?


问题D:社会及政治形态


人类社会一直都存在不同阶层以及各种不平等。但请试想一下,如果不同社会阶层演化成为在生理上区别巨大的人类亚物种,“人人平等”的价值观还能适用吗?


比如,具有极大生理优势的精英亚物种,对社会贡献更大,经济价值自然会更高。而大多数普通人的工作将会被人工智能所取代。《人类简史》和《未来简史》的作者赫拉利(Yuval Nova Harari )甚至推断,大多数人会变成“无用阶层”,Useless Class。既然无用,还要享受完全平等待遇(如社会福利,投票权等),你说“超人”们会接受吗?


不同亚物种之间可能平等吗?将来的社会,法制,国家及政治制度将会是一种什么形态呢?



长生不老固然令人憧憬,但更多更大的挑战也接踵而至。


那位同学问了:本来好好的,咱人类怎么突然就摊上这么大的事儿了呢?


因为,有两股巨大的力量,人工智能和生物科学,正将人类迅速推向一个临界点。如果说人工智能对人类生活的影响非凡,那么生物科技的剑尖则直指人类的命根子。当科学家们认识到,所有生命的核心无非就是数据和算法时,这两种力量就完美地结合了。而这一历史性的结合将释放出千百倍的能量,把人类推上一条不归路。


推荐阅读 /

 
本周最热

.0.来吧,成为财富管理精选内参“首席阅读官”!

.1.《我的前半生》中百万年薪的咨询公司,到底是什么样的

.2.《我的前半生》里透露的投资理财和职场潜规则

.3.比黑天鹅更可怕的中国“灰犀牛”究竟是什么

.4.我们离灰犀牛到底还有多远?

.5.世界的暗逻辑:赌徒思维

.6.88,98,08,18!金融风暴卷土重来

.7.孙正义:巨变即将到来,感觉睡觉都是浪费时间


回复.数字.查看相应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