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吴晓波:为什么我说改革开放的下半场是从2013年开始的

吴晓波:为什么我说改革开放的下半场是从2013年开始的

2017-08-13 09:48     财经     来自:牛人趣事

点击上图▲成为会员

超过39万人在听

每天半元钱,听吴晓波说世界万千


大晴天的周末,最适合洗洗洗,所以小巴特地为大家准备了猿始人环保清洁组合装,不仅能迅速清洗污渍,还能做到亲肤不伤手。今天成为会员,就有机会获得哦~

【点击此处,成为会员】

(点击上图,查看礼品详情)

P.S.小巴会通过“小纸条”给大家推送兑换码,“小纸条”在会员系统的下方。


文/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明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


我们常听说,中国的改革开放已经进入了下半场。如果上半场的标志是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那么下半场开始的时间点在哪里?


这段时间,我在梳理最近十年中国改革开放和企业变革的历史,也同样面临这一问题。


我认为,中国改革开放的下半场始于2013年。



进入2013年之后,所有人都呼吸到了别样的空气,感觉风向正在发生强劲而微妙的变化。


在政治领域,中国进入习近平时代。


在经济领域,发生了三个本质性转变:


第一,在供给端出现了中国制造的转型升级。


2013年,实体经济遭到互联网经济的严重冲击,中国制造的成本优势与规模优势全面丧失,国家正式提出了转型升级的命题。


第二,在需求端首次出现愿意为服务与品质买单的中产阶级。


在长达30多年的上半场里,中国的消费被四个字所统治,叫做“价廉物美”。任何产品能够卖多少,能否成为全国性的品牌,最重要的就是价格优势。


但是, 2013年,中国的中产理性消费人群开始崛起,他们的出现决定性地改变了中国制造的结构与逻辑。



第三,中国金融领域出现了重大政策性红利。


如果说,在改革开放的上半场,中国解决了劳动力的自由流动,那么,在下半场的一开始,决策层就试图从最坚硬的地带突破,解决资本的自由流动。这是一个令人兴奋、却又充满了种种焦虑、动荡和博弈的开始。


金融产业是市场化改革的最后一块堡垒,在很长时间里,这一产业有两个基本特点:一是银行主导一切,二是民间资本滴水不进。对现状的突破,正是从这两个方向次第展开的。


一切变化的开始,都从2012年下半年以来的一系列新法律、法规的颁布开始。比如:

2012年7月,保监会发布《保险资金委托投资管理暂行办法》,打开了“保险委托投资”的业务大闸


2012年8月,证监会下发《关于推进证券公司改革开放、创新发展的思路与措施》,明确鼓励证券公司开展资产托管结算和代理业务;


2012年10月,证监会下发《证券公司客户资产管理业务管理办法》等条例,券商资管业务大松绑,券商资产管理从无到有;


2012年12月,证监会重新修订了《证券投资基金法》, “阳光私募基金”合法化;


2012年12月,经国务院批准,放宽了商业银行设立证投基金管理公司的门槛;


2013年1月,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即“新三板”,在北京金融街正式揭牌。


这些令人眼花缭乱的新政的出台,其核心目标就是两条:放松监管力度,鼓励混业经营。


自1992年以来,朱镕基时代所形成的金融严管思路一直得到坚决的执行,其间虽然也出现过若干的反复和纠结,但是垂直监管、分业经营的主导思想从未动摇。2012年的金融新政实质上终结了二十年的既有格局,证券、期货、基金、银行、保险、信托之间的竞争壁垒被打破,金融市场进入了一个全新、却注定更加混乱的大资管时代。



进入2013年之后,一些重大的金融业改革措施继续密集出台。


比如,2013年9月29日,银监会发布《关于上海自贸区银行业监管有关问题的通知》,提出“支持符合条件的民营资本在区内设立自担风险的民营银行、金融租赁公司和消费金融公司等金融机构。”


“民资银行呼之欲出”——这样的政策动向引起市场巨大的震动。


在2013年以前,银行掌握着中国金融市场的主导权。但是一系列新政的出台,终结了二十年来的既有格局,金融领域的主导权进入证券行业手中。证券、期货、基金、银行、保险、信托之间的竞争壁垒被打破,银行遭到严重冲击,成为了被动改革的主角。



所以,从改革开放的上半场到下半场不是量级变化,而是游戏规则发生了改变。


这五年,很多上半场的既得利益者发现商业环境变得异常陌生,正是由于中国金融市场在政治端、供给端、需求端、金融端都发生了本质性变革。


这些变革不仅会导致上半场所积累的国民财富进行重新分配,也将推动新的创业者和伟大公司的诞生。


正如马克思所说:一切坚硬的都将烟消云散。这就是变革的魅力。



2013年至今,改革开放的下半场已经过去五年,但依然有很多人对此茫然无知,试图采用旧办法拯救产业与财富。


所以,对于上半场的成功者而言,将一切归零,重新熟悉新环境、新规则、新政策,重新出发、重新学习,是当今最为重要的课题。


今天,这篇文章的话题来自“每天听见吴晓波”的一篇音频。【点击此处,立即收听】



本周吴老师还聊了聊以下几个话题

点击图片,就可抢先试听哦


日本科学史家汤浅光朝发现,1501—1950年,世界科学中心共经历5次转移,分别为意大利、英国、法国、德国、美国。那么,如何判断一个国家能否成为世界科学中心?


本期音频,吴老师讲了讲中国能否成为下一个世界科学中心。

智猪博弈认为,在双方公平公正、合理共享的竞争环境中,占优势一方并不一定多得。那么,在商业活动中,实力悬殊的两家企业该如何竞争?


本期音频,吴老师讲了讲小企业PK大企业的竞争策略。


2013年,董明珠与雷军因“小米销售额能否超过格力”立下10亿赌约。如今赌约快到期了,董明珠的格力状况如何?


本期音频,吴老师讲了讲这场赌约让董明珠发生了哪些变化。


互联网的普及与知识付费工具的推出为知识的生产传播提供了新的可能性。让学习不再是稀缺和高贵的,而是碎片的、大众的、终身的。


本期音频,吴老师讲了讲究竟哪种人能将内容变成新的互联网生意。



点击下方按钮,成为会员

即可收听所有音频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