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人> 怀胎八月,丈夫和妹妹却联手给我一碗下了药的饭...

怀胎八月,丈夫和妹妹却联手给我一碗下了药的饭...

2017-07-17 19:46     女人     来自:精品阅读推荐

01

H市,四处都是张灯结彩的,大年三十,街上没什么人,显得有些萧条。

一幢别墅的地下室里,四周都是黑漆漆的,一个女子坐在潮湿得地上,她满脸温柔的摸着大大的肚子。

她眼角的眼泪还没干完,她的眸子里透出的全是一片苦涩,她颤颤的端起地上唯一的一碗粥,小心翼翼的喝着。

这是她一天的口粮,周围的温度低到零度,她是真的很害怕生病了,到时候,会牵连到她肚子里的孩子的,她努力的吃着这碗粥。

突然,门一下子被打开了,一个穿着光鲜亮丽的女子缓缓的走了进来,她的嘴角上带有轻蔑的笑容。

这个女人是唐家二小姐,是股市高手,曾经几次救唐家于危难之中,是商业界的神话。

“姐姐,你现在过的还好吗。”唐曦嫣言语中带有些许得意,她的眉头微挑,艳丽的红唇一张一合的说着。

唐心怡吃力的抬头,身子本就弱的她,现在还怀有八个月的孩子,更脆弱了。

她听着唐曦嫣的话,眼角的眼泪终于还是没忍住,这就是和她一直要好的妹妹,当年是她在背后默默的帮助她的。

然而,大家都知道唐家二小姐聪明漂亮,却不知道,那些光环都是来她!

她看着自己穿的一身破旧不堪的衣服,手上全都冻起了冻疮,曾经的她,并不是这个样子的,现在,她们两个人之间的差距,就像天堂和地狱之间的差距。

“你还来做什么,看我的笑话吗。”唐心怡凄凉的说着,如今的她,只想好好的生下这个宝宝,这是她现在唯一活下去的信念了。

她的手慢慢的抚摸着肚子,还有几个月,孩子就要生了,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想到这里,她的心就暖暖的。

唐曦嫣俯视着唐心怡的动作,她仿佛看到了唐心怡对自己的嘲笑,唐心怡明明知道,当初的那场车祸,害她这辈子都不可能有宝宝了。

所以,唐心怡是在炫耀吗,她慢慢的握紧了拳头。

她越看,心里就越恨,要不是因为唐心怡,她也会有自己的孩子的,她绝对不会让唐心怡的孩子出生,绝对不会。

唐家现在已经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现在再留着唐心怡也只会是个累赘。

唐曦嫣从包包里缓缓的拿出一把小刀,她的眼神里充满了狠毒。

唐心怡看到唐曦嫣这个样子,她的心里有些慌乱,唐曦嫣这个样子让她有些害怕,她本能的护住肚子。

“你想干什么,唐曦嫣,你要知道我肚子里怀的可是沈修的亲骨肉。”唐心怡害怕的说着。

唐曦嫣慢慢的蹲在地上,她左右的晃动着小刀,眼神里全是嗜血的笑容,“我的好姐姐,你觉得沈修还会管你吗。”

唐心怡张张嘴,她想说什么,可是,当她看到唐曦嫣得小刀时,她拼命的护着肚子往后退。

“你不能伤害我,沈修答应过我,会让我把孩子生下来的,这毕竟是他的亲骨肉。”唐心怡匆忙又费力的说着。

此时,门再次打开了,一位长相优雅的男人走了下来,他的眉眼长得真的很温柔,是那种让人一眼望去就很舒适的男生。

唐心怡看到他,心里缓缓的松了一口气,还好,他来了,这样,她的宝宝都会没事了。

唐曦嫣看着沈修一步一步走下来,她拿着小刀走到沈修的身边,紧紧的抱住沈修的脖子。

她亲昵的在沈修的耳边说着,“亲爱的,你老婆她欺负我。”

沈修眼里没有一丝情感,可他的语气却十分的温柔,“怎么了,她怎么欺负你了。”

唐曦嫣一脸得意的看着唐心怡,从小到大,她都很讨厌这个姐姐,只要是唐心怡的,她到最后就算是不择手段都一定要得到。

“修,你是知道的,是姐姐她害我没有生育的,可是,就在刚刚,她还在我面前炫耀,我不想她肚子里的孩子活下来。”

沈修听着唐曦嫣的话,他漆黑的眸子里全是不忍,“嫣儿,这不太好吧。”

唐曦嫣美丽的眸子直直的盯着沈修,白玉般的手握住沈修的大手,轻声道,“沈修,你要知道,你们沈家,只有靠我。”

沈修听完后,他的眼里一闪而过的戾气,他缓缓的从唐曦嫣的手里拿过小刀,心里一鼓作气,沈家只有一个,他可以没有孩子,但他必须要权势!

他慢慢的靠近唐心怡,拿起手里的小刀,一刀一刀的从唐心怡的腿一直割到了她的脸。

唐心怡大声的叫着,一个地下室都充斥着她凄惨的叫声。

不仅仅是身体痛,她的心里更痛,除了痛,还有无数个为什么,她自问从来都没有哪里对不起沈修,跟他结婚七年,一直都在为他着想。

可是,她的这样付出,换来了沈修拔刀相向,她的身体很痛,鲜血不停的从身上流出来。

她紧紧的护住肚子,这个宝宝,是她唯一的希望了,她被困在这个地下室五个月,她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样害怕过。

还好,她还感觉得到宝宝的存在,她低声的求着,“沈修,这个孩子是你的,不管你怎么对我都没有关系,你至少让我生下这个孩子好吗,看在我们七年夫妻的份上。”

沈修冷眼的看着唐心怡,他得心里全是不屑,他冲着唐心怡的耳边说着,“心怡,这件事情,你要求的从来都不是我。”

唐心怡听完后,她觉得可笑之极,原来,这就是她爱了七年的男人,这就是她同床共枕了七年的男人!

她忍着浑身得疼痛,趴在地上,一步一步的爬向了唐曦嫣,她知道,唐曦嫣是她唯一的希望了,她可以死,可是,至少让她的宝宝活下去。

地上几乎全是唐心怡的鲜血,她的嘴唇发白,眼神开始恍惚了。

她来到了唐曦嫣的面前,抓住唐曦嫣的裤脚,忍着屈辱道,“求求你,放过这个孩子吧。”

唐曦然看着唐心怡的样子,她的心里爽快极了,这是她梦寐以求了整整十年的画面,现在终于是实现了。

她的脚狠狠的踩着唐心怡的手,只听到一身惨叫,唐曦嫣美艳的脸上布满了狰狞。

“姐姐,你居然还有今天,妹妹我真的是太高兴了,你知道吗,这天,我盼了好久。”

唐心怡虚弱无力的哀求着,“妹妹,我求求你,你帮帮我,你送我去医院好不好,我真的很想把这个孩子留下来,他还有两个月就出生了。”

唐曦嫣听完这番话后,她并没有丝毫的同情,她冰冷的说着,“姐姐,我就是要你和你的孩子一起去死。”

唐心怡死死的护住肚子,她拼尽全力的站起来,踉踉跄跄的准备往前面走去。

可是,她的步伐哪里有沈修的快,很快,沈修便来到了她的面前。

唐心怡心里很害怕,她真的不能让沈修伤害这个孩子,她的心里很着急,她一步步的往后退,最后,她一个重心不稳,摔倒在了地上。

沈修步步逼近,他手里的刀不停的在靠近着唐心怡。

唐心怡的心一下子凉了下来,她知道,她这是逃不过了。

“啊……”地下室里全部都是唐心怡撕心裂肺的吼叫声,这声音里充满了绝望。

唐心怡感受到了宝宝的离开,她的心里除了恨,还是恨,可是,站在她面前的男人,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愧疚。

五个月前,他还站在这个地方答应了她,一定会保全孩子的,现在,也是这个男人,亲手杀了这个孩子。

唐心怡死死的盯着沈修,此时,唐曦嫣走了过来,她一把推开了沈修,拿住还插在她肚子上的刀,狠狠的划开了。

唐曦嫣从她的肚子里取出一具死婴,唐心怡眼神如毒蛇一样,仿佛只要唐曦嫣一靠近,她就能杀死一般。

唐心怡看着这一切,她的心真的好恨,她恨她的识人不清,她对天发誓,要是有来生,她一定会要这对狗男女生不如死。


02

“心怡,你都昏睡了一天了,你可别害我。”一位打扮的华丽的妇人在轻声的啜泣着,就连她的哭相都是极美的。

唐心怡听着这声儿,她有些疑惑,她不是死了吗,可是,刚刚说话的那人,分明就是唐嫣然的妈妈刘芳华,她是不会忘记这个声音的。

她慢慢的睁开了双眼,看着四周白色的床上躺着好多人输着吊水,面前刘芳华哭的极其动人。

唐心怡的眼里全是仇恨,她当然记得刘芳华,就是她,害她被关在黑漆漆的地下室里整整五个月。

她的眼里全是嗜血得仇恨,刘芳华看着这个样子的唐心怡,她的心里吓了一跳,可当她摇摇头再看时,唐心怡又是那副乖巧又惊慌的模样了。

刘芳华觉得是她多心了,唐心怡怎么会知道她真正的目的呢,这分明就是不可能得事情。

她温柔的握住唐心怡的小手,可是,在她的眼神里却看不到一点关爱,“心怡,这场车祸可真的把我吓死了。”

唐心怡听完后,她的心里很震惊,她当然不会忘记八年前的那场车祸,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果然,白皙光滑很多。

她很庆幸,老天能给她这次重来的机会,这一切都还来得及,她现在都还能想起那把刀,她的宝宝活生生的我被害死的场面。

她深吸一口气,把所有的仇恨都放在心底,这是她在八年的时间里,学会的第一件事情,隐藏情绪。

“刘阿姨,你怎么过来了,我爸爸去哪里了,我现在想见见爸爸。”唐心怡的眼神里布满了委屈。

刘芳华听着唐心怡的话,她的头皮一阵发麻,她现在能够想象的到,周围的这些人看她的神情。

她深深的看了一眼唐心怡,并没有发觉什么不妥,这孩子,平常都是叫她妈妈的,怎么今天反而叫她阿姨了。

唐心怡自然是感觉到了刘芳华的眼神,可是,就凭现在的刘芳华,是根本就不可能看出她藏在眼底的情绪的,不然,她这整整八年,你就白活了!

“心怡啊,振华等会儿就过来,你千万别害怕。”刘芳华温柔得抱着唐心怡的肩膀。

唐心怡心里一阵冷笑,她怎么会害怕,曾经就是你女儿的一句话,害她落的那般下场。

“啊,好痛,阿姨,你快放开我,我现在肩膀好痛。”唐心怡大声的吼叫着。

旁边一位身穿朴素大方的中年女人终于是看不下去了,她走过来斥责道,“你这是作什么,不是你的孩子你就可以这样折磨吗?!”

刘芳华压根儿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刚刚明明就想安慰一下唐心怡,结果却变成了这个样子。

她绝对不能让她苦心经营了多年的名声留下一点点的瑕疵,她着急的解释道,“这位姐姐,我刚才只是安慰一下我女儿,不信,你可以问问心怡。”

刘芳华一脸的自信,这些年来,每一次遇到这种问题,唐心怡都会帮她解决掉的,这一次,自然也不例外。

唐心怡脑子飞速的旋转着,她要不动声色的就毁掉刘芳华的名声!

她低着头,颤颤巍巍的说着,“这位阿姨,我…我阿姨对我很好的,她刚刚的确是在安慰我。”

刘芳华看着唐心怡的动作,她的心里大叫“糟糕”,这孩子,究竟是怎么了,总感觉今天的唐心怡有些不当对劲,大概是才出车祸,所以害怕吧。

这时,一位身着黑色西装的中年男人,手上提着饭盒缓缓的走到了唐心怡的身边。

唐心怡的眼角全都是泪水,上一世,爸爸走的太早了,她还没有来得及见上爸爸的最后一面。

当初的她,还天真的以为,这就是一场意外,现在想想,爸爸的死,绝对跟唐曦嫣母女脱不了干系,这一次,她绝对不会让爸爸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

唐振华看着泪流满面的唐心怡,他急忙拿出纸巾给唐心怡擦拭着眼泪,“怎么了,怡儿,是谁欺负你了吗,爸爸给你出气。”

唐心怡缓缓的摇摇头,她握住唐振华宽厚的大手,“没有,爸爸,我只是太害怕了,现在想想那场车祸,我都心有余悸。”

唐振华抱住唐心怡,他安慰道,“怡儿,别怕,爸爸会一直在你的身边的。”

刘芳华站在一旁看着这一切,她觉得格外的刺眼,她紧紧的抓住皮草外套,掩藏在眼底的全是嫉妒,她就不相信,唐心怡会一直被唐振华这般宠爱着。

唐心怡看到了刘芳华眼底那所有的情绪,她的心里全是嘲笑,敢情这个女人,一直都在嫉妒着她。

不过,这样也好,就让她一直嫉妒吧,这样,才会更有意思不是吗。

站在一旁的中年女人,看着这一幕,她走出来说着,“这位大哥,你还是要好好的保护你女儿,你的这位老婆,对你的女儿可不怎么样。”

唐心怡听完后,她的心里全是惊喜,她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位阿姨居然还会帮她说话。

唐振华心里微微怔住了,这么多年来,芳华对怡儿一向不错,怎么今天会有人这样说芳华。

他疑惑的问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中年女人说出了她刚刚看到的所有的一切。

刘芳华心里暗道不好,可是,她现在除了站在这里听着,并没有其他的办法。

唐振华听完后,他低声的问着,“怡儿,刚刚这位阿姨说的话是真的吗。”

唐心怡知道,这件事情不会让心软的爸爸彻底动态让刘芳华离开的信念,所以,她不能承认。

她颤抖着摇摇头,极其小声的说着,“爸爸,阿姨刚刚对我很好的。”

唐振华听到这番话,他深深的看了刘芳华一眼,怡儿说的话是真是假,他一下子就看清楚了。

唐心怡当然知道爸爸心里对刘芳华产生了怀疑,虽然这只是一颗小小的种子,不过,通过这件事情,以后,她想要做事就方便的多了。

刘芳华被唐振华盯的一阵头皮发麻,看来,这段时间,她要加倍对唐心怡这丫头好了。


03

唐心怡躺在医院里的第二天,她收到了无数个短信,她点开看到的都是沈修的关心与呵护。

当年,她就是被这些短信蒙蔽了双眼,才带沈修到爸爸的面前,当时爸爸非常反对,是她非要如此。

不过,现在的她,可并不会做这样的傻事儿了,也不知道现在的沈修和唐曦嫣勾搭在一起了没。

门口的敲门声打断了唐心怡的思路,她看着站在门口的唐曦嫣穿着一身紫色的长裙,一脸精致的妆容,美极了。

她清楚的记得,上一世,唐曦嫣分明没有来看过自己,怎么如今,反倒来看她了。

唐曦嫣走过来就坐在了唐心怡的身旁,她一脸紧张,“姐姐,你没事儿吧,可把我吓坏了你知道吗。”

唐心怡看着唐曦嫣这副做作的表情,她真的是被折服了,真的不知道她以前是怎么觉得唐曦嫣美丽善良的。

“没事儿,还有几天我就可以出院了。”唐心怡不动声色的说着。

唐曦嫣坐在这里几分钟,随意的慰问了几句后,就离开了这里。

唐心怡一个人坐在床上,看来,刘芳华这是真的紧张了,连唐曦嫣这个宝贝女儿都出动了。

第三天,唐心怡出院了,她回到家里,看着家中熟悉的一切,她的眼眶湿润了。

唐心怡走到了自己的房间,当初,如果不是她一意孤行,这一切,都还在的。

刘芳华做完美容回到家里,她看着鞋柜里多了一双唐心怡的鞋子,她知道,这孩子回来了。

她来到了唐心怡的房间,轻轻的敲着门。

唐心怡脸上面无表情,“进来吧。”

刘芳华看着面前的唐心怡,她大步走向前去,“心怡,你现在还好吧,你知道吗,前天你可把我给吓坏了。”

唐心怡当然知道刘芳华这是在试探她,“阿姨,我梦到我的妈妈了,她在梦里跟我说,不能叫你妈妈,所以,你不会怪我吧。”

刘芳华听完后,她的心彻底的放下了,她就说,唐心怡的变化怎么这么大,原来是做了一个梦。

“没事儿的,我不会计较的,只要心怡你开心就好了。”刘芳华敷衍的说着。

唐心怡强忍着恶心,她拉着柳芳华的手,“阿姨,我最近看上一件首饰,你能带我去看看吗。”

刘芳华听完后,她正准备拒绝,可转念一想,唐振华这几天对她的态度,她还是忍着心痛,点了点头。

唐心怡看到刘芳华眼底那满满的心痛,她的心里就觉得特别的有成就感。

唐心怡随意的换了一件鹅黄色的衣服,她的脸本就有些暗黄,再穿这衣服,显得她气色更不好了,刘芳华看着这件衣服,她的心里略微有些满意,这个样子的唐心怡,才是唐家的大小姐。

一路上,唐心怡都不怎么说话,她乖乖的坐在车里。

刘芳华带着唐心怡来到了M公司的首饰店里,这里的装饰真的极其奢华,水晶灯挂在上面,照在首饰上,显得格外的明亮。

刘芳华随意的来到了柜台旁,她慈爱的说着,“心怡,你随意挑,我付账。”

唐心怡要的就是刘芳华这句话,她直接指了最里面的那个血玉,不出意外,这应该是这专柜里最贵的一个。

小姐缓缓的拿出来,唐心怡脸上纯真的笑着,“阿姨,我就要这个了。”

“多少钱。”刘芳华连首饰都不看一眼,趾高气昂的问着。

“五千万。”服务员微笑着回答着。

刘芳华听完这个数字,她的眼珠子瞪的大大的,她盯着这个玉镯,怎么看,都值不了整整五千万。

可是,她刚刚才夸下海口,这里面这么多贵妇看着她,她别无选择,只好硬着头皮买下了这个手镯。

唐心怡心里一阵爽朗的大笑,她能够想象刘芳华此刻的心情,不过,这只是刚刚开始。

刘芳华付完帐后,她狠狠的看了一眼唐心怡,那可是五千万,不是五百万,她的心现在都还在滴血。

唐心怡委屈的低下头,“阿姨,你是不是不高兴我了,我大不了不要这个镯子了,阿姨,你别生气,我害怕。”

刘芳华听完后,她快要气的吐血了,现在帐都付了,才这样说,这唐心怡,真的是蠢的可以。

她强忍住破口大骂,温和的说着,“心怡,我没有生气,我们走吧。”

说完,刘芳华就拉住唐心怡的手,可唐心怡却轻轻一颤,避开了刘芳华的接触。

陈氏的夫人终于是看不下去了,她抱住唐心怡,“刘芳华,不是自己的孩子就可以这样欺负吗。”

唐心怡当然知道她是谁,她是妈妈生前最好的朋友,上一世,她还认为陆姨对她不好。

想到这里唐心怡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此刻的刘芳华有些绷不住了,她的心里有些慌张,“没有的事,心怡,你赶快过来。”

说完,刘芳华就大步的拉着唐心怡离开了这里。

已经达到目的的唐心怡自然是会跟着刘芳华的。

唐心怡不知道的是,她所做的这一切,已经被一个男子看的清清楚楚的,男子的嘴上略带笑容。

“K,这丫头,很有意思。”男子的薄唇一张一合的说着。

车子里,刘芳华质问道,“唐心怡,你刚才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对你不好吗。”

唐心怡低着头,委屈的说着,“阿姨,可是你刚刚的眼神真的很恐怖,我很害怕。”

刘芳华听完后,她真的很想就在这里解决掉唐心怡,可是,她知道,现在不可以。

她忍住怒火,温柔的说着,“心怡,刚刚是阿姨太激动了,你千万不要怪阿姨。”

唐心怡摇摇头,结巴的回答,“阿姨,不会的,我不怪阿姨。”

刘芳华听完后,她握住唐心怡的小手,带她回到了家里。

家中,刘芳华想到刚刚的场面,她越想越生气,就因为这个丫头的害怕,就害她的名声快不保了。

刘芳华心里愤愤不平,好,她动不了的人,自然是有人可以动的。

她拿出手机拨打着电话号码,嘴角全是阴森的笑容。

然而,在房间里的唐心怡却一点都不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