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 地质宫的灯光(心香一瓣)

地质宫的灯光(心香一瓣)

2017-07-13 14:27     国内     来自:牛人趣事

新朋友戳 蓝字关注我们哦!


地质宫


黄大年教授走了,许多记者来吉林大学采访他的足迹。一位记者找到地质宫值宿的老大爷。这位老大爷告诉他,“大年工作室的灯光,总是在天色微明时,最后一个熄灭。如今,再也不见那午夜的灯光了”。

▲资料图:地质宫

在长春,地质宫是城市的中心标志,这座建筑面积3万平方米的大气端庄的宫殿式建筑,几乎无人不知。1951年,李四光在这里亲手创办了东北地质专科学校,即长春地质学院的前身。


1978年春天,大年从南国漓江之滨来到长春地质学院(今吉林大学地学部)求学。校园里传唱着一首《地质队员之歌》

《地质队员之歌》

是那山谷的风,

吹动了我们的红旗;

是那狂暴的雨,

洗刷了我们的帐篷。

我们有火焰般的热情,

战胜了一切疲劳和寒冷。

背起了我们的行装,

攀上那层层的山峰;

我们满怀希望,

为祖国寻找出富饶的宝藏。

歌声感动了大年,后来,他经常和学生们一同高唱这首歌。

▲资料图:1982年1月15日黄大年在给同学的毕业赠言中写道:“振兴中华,乃我辈之责”。


1988年,他在入党申请书中饱含深情地写了这样一段话

人的生命相对历史的长河不过是短暂的一现,随波逐流只能是枉自一生,若能做一朵小小的浪花,奔腾呼啸加入献身者的滚滚洪流中,推动历史向前发展,我觉得这才是一生中最值得骄傲和自豪的事情。

▲吉林大学医学部

大年的工作室就在地质宫的顶层。每当他工作疲劳,就来到顶层观礼台上,沿着长春市的中轴线俯瞰南望,宽阔的文化广场,耸立的太阳鸟雕塑和高大的长春解放纪念碑,郁郁葱葱的南湖公园,以及微波荡漾的南湖碧水,尽收眼底。当然,他也隐约地看到吉林大学白求恩医学部基础楼前白求恩大夫的戎装塑像。


白求恩是加拿大医生,抗日战争爆发后,他来到敌后根据地晋察冀军区,帮助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亲临火线,救治伤员。1938年,他来到晋察冀军区不久,便向军区司令员聂荣臻将军建议创办晋察冀军区卫生学校,培养合格医务人才。晋察冀军区卫生学校在烽火硝烟中诞生,白求恩出任学校的首位授课教师。这所学校,就是白求恩医科大学(今吉林大学医学部)的前身。后来,白求恩不幸殉职。毛泽东同志发表了著名的《纪念白求恩》。


从1978年入校学习到此时此刻,黄大年不止一次在白求恩塑像前伫立,走过。



黄大年


2009年,黄大年自英国归来,出任吉林大学国家千人计划特聘教授。


他回国后不久,我参加吉林省委组织部组织的省高级专家评审工作,与大年相识。他担任评审组的理工科评审小组组长,我担任文科小组组长,在会议期间多有接触。


一日晚饭后,我们在庭院里散步,作为恢复高考后首批入学的77级同学,我们共同回忆各自学校77级在艰苦条件下刻苦学习的那些往事。当我问及他为什么放弃英国优裕的生活和成功的事业,毅然返回祖国时,他沉吟了半晌,望着无边绚丽的晚霞,只说了短短的一句话:“也许是出于一种未尽的情怀吧!”


我很想了解他的研究方向。他很形象地打了个比方,“给地球做CT。”他告诉我,其实九一八事变以后,日本人在大庆一带试钻过,差了几百米深,没打出石油,其实石油就在下面。目前,全世界只有美国和俄罗斯掌握万米以下深钻技术。而实现深地深海钻探的前提,是实现高空深地深海的探测技术。这正是他正在做的研究。


今年1月8日,大年走了。当我受命代表学校起草他的生平及悼词时,我泪流满面,为大年写了这样一段挽联式评语:


“天妒英才,悲卓杰早逝,十万师生齐挥泪;地蒙素缟,感家国情深,四海亲朋共举哀。五十八载春秋,飞天探地潜海,学坛传盛誉;百千万里征途,爱国育才创新,热血人生铸辉煌!”

近日,习近平总书记对黄大年同志的先进事迹做出重要指示:

“我们要以黄大年同志为榜样,学习他心有大我、至诚报国的爱国情怀,学习他教书育人、敢为人先的敬业精神,学习他淡泊名利、甘于奉献的高尚情操,把爱国之情、报国之志融入祖国改革发展的伟大事业之中、融入人民创造历史的伟大奋斗之中,从自己做起,从本职岗位做起,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贡献智慧和力量。”


红色传承


78年前,白求恩殉职;46年前,李四光逝世;现在,黄大年走了。岁月流逝,世事沧桑。登上地质宫顶楼观礼台,文化广场显得更加空旷。吉林大学白求恩医学部基础楼前,白求恩塑像依然肃立。作为吉林大学的一员,我突然感到一种深深的怀念,一种由衷的自豪与骄傲!在吉大人的血脉里,有白求恩的精神,李四光的精神,匡亚明的精神,唐敖庆的精神,许许多多吉林大学著名的教育家、科学家的热血在我们的胸中涌动!今天,又有黄大年的精神加入了吉大人的血脉,会一代一代承传下去,澎湃汹涌!


作为哲学系77级的一员,我从1978年春天进入吉大校园开始,近40年来,一直思索一个问题,什么是吉大精神?今天终于悟到,从白求恩精神到黄大年精神,就是一脉相承的吉大精神!


从白求恩精神到黄大年精神,是共产党人爱国主义和理想主义传统的集中体现。吉林大学是我党在战争年代亲手创办的高等学府。在她的血脉中,吉林大学创建于1946年,前身是隶属于东北人民政府的东北行政学院;白求恩医科大学创建于1939年,前身是隶属于晋察冀军区的晋察冀军区卫生学校;长春邮电学院创建于1947年,前身是隶属于东北人民政府的东北邮电学校;中国人民解放军军需大学创建于1949年,前身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几所兽医学校;吉林工业大学和长春地质学院创建于新中国成立的初期。2000年和2004年,上述6所学校六脉汇一,组建成新的吉林大学。这是一所有着浓重的红色基因,红色传承的大学!


长春人有句玩笑,“美丽的长春市坐落在吉林大学校园里。”正是在这所广阔而又温暖的校园里,承传着白求恩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精神,黄大年心有大我、至诚报国的爱国情怀,教书育人、敢为人先的敬业精神,淡泊名利、甘于奉献的高尚情操。校训中表述的求实创新、励志图强的精神,以及校歌中吟唱的人比山高、脚比路长的精神。这些精神,汇成了爱国主义和理想主义的伟大精神!


前有白求恩,后有黄大年,这是吉林大学的光荣与骄傲,也是吉林大学永恒的血脉与承传。在白求恩身上,凝结着战争年代共产党人无私的国际主义精神和牺牲奉献的英雄主义精神。在黄大年身上,闪烁着新时期知识分子至诚报国的爱国主义精神和拼搏敬业的理想主义精神。这两种精神一脉相承,将永远在吉林大学校园流传,在一代又一代吉大人血脉中奔涌流淌!


于地质宫上望吉大校园,我仿佛又看到大年那壮硕的身影,那永远面带微笑而又静默讷言的面容。大年,你走了,并未走远,你还在我们的校园,你还在我们的身边。你的身躯走了,你的精神将在校园永存。地质宫那彻夜不眠的灯光虽然熄灭了,但是我们心中的灯光却会永远闪亮。大年,你,就是吉大之光!


此时此刻,我耳畔掠过这样的歌词,它的名字应该叫做《吉大之光》

《吉大之光》:

晋察冀的碧血硝烟,

熏染了我们的面庞。

白求恩那一腔热诚,

还在我们的脉搏中流淌。

不远万里,来到中国;

乐于助人,救死扶伤;

毫不利己,专门利人;

铸成了我们的光荣与梦想。

松花江的奔流激浪,

浇铸了我们的校装。

黄大年那一颗拳拳之心,

还在我们的胸膛中跳荡。

心有大我,至诚报国;

教书育人,敢为人先;

淡泊名利,敢于奉献;

凝成了我们的骄傲与辉煌。

啊,吉林大学!

你有白求恩那神奇的传说,

你有黄大年那生动的榜样。

求实创新,励志图强;

人比山高,脚比路长。

我们愿做一朵小小的浪花,

加入献身者的洪流,

呼啸奔腾!奔腾!

奔向星辰大海,

奔向理想的远方!

(作者为吉林大学常务副校长、教授)


来源丨人民日报

作者丨邴 正

编辑丨郭梦莹


猜你喜欢


黄大年,给地球做CT的科学家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请留步  ☟  喜欢就点个zan再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