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教育> 共享单车倒闭潮要开始了,连创业者都找不到自已的单车了

共享单车倒闭潮要开始了,连创业者都找不到自已的单车了

2017-06-19 18:55     教育     来自:牛人趣事

【首家倒闭共享单车创始人:真的当做公益了】16日摩拜宣布获超6亿美元融资。与此同时,重庆一家“悟空单车”却撑不下去了。它也成为行业首家彻底退出的企业。令人唏嘘的是,没想到这么快有人提前实现了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之前所说的:如果失败了,就当做公益。




面对轰轰烈烈的本轮共享单车创业潮。在巨头们狂欢的同时,也营造了另一种创业黑洞:就是跟风!


互联网思想对此案例的评价是:互联网+,共享经济的时代的创业特征,就怕是跟风,投机,因为这个时代特点出发点即是规模经济,不规模就没有大数据,没大数据就不会有定制。伴随这个过程的是,就是持续资本投入,直到市场出现独大局面。这个过程往往需要3-5年,甚至需要10年。


就在共享单车转向共享充电宝和雨伞之际,除悟空单车,有人仍要计划投入儿童共享单车,有市场吗?


另外,对使用共享单车用户及市场来讲,仍在博弈,社会抱怨共享单没有管理,乱摆乱放同时,创业者不找不到北……比如,悟空单车创始人雷厚义搭进去300多万,一千多辆单车,连自已也找不见了。


可以看看网友评论,可见一斑:


大家都喜欢的冷兔先生:我已经交了前6个的押金了,不会有倒闭的吧 



非鱼可奈:我就是重庆人,站在公正的立场说话,在重庆看到太多的小区里面停着共享单车了,昨天还看见和我一栋楼的把小黄车推进家门,在大街上也可以看到随处乱停放的单车,素质是一个问题,不是说我重庆人素质低,确实对地方的宣传也不够,且我都不知道附近的停车点在哪里。单车不能光投放还要有宣传与监管的存在


清风少年l:共享单车总有一天会完全被取消哪哪都是共享单车乱停乱放,红的绿的黄的五颜六色。商业街小区里人行道路到处是共享单车 !东倒西歪,影响行走影响市容


微薄的名字怎么可以这么长:共享单车不像网约车,如果解决供应链问题你就能用最低成本获取用户数据,摩拜一开始就摸清了门道,不但打通供应链的任通二脉还在产品硬件上做了未雨绸缪的设计,摩拜的损坏率远低于OFO,从而用户体验远超对手,即使我比你多交200押金。


魂淡的沒榮坤:就在今天,妹妹想骑共享单车,在附近一两公里范围内见到的是“车坏报修无法使用的”“二维码被破坏无法解锁的”“车自带的锁不锁,自己带锁把车锁在街灯灯柱上的”,这些种种的恶意破坏和占为己有的人,共享单车制定的相关法律法规何时能够实施起来,治理这些现象的需要已经迫在眉睫。


雨落雨凡:你在重庆做共享单车,那么失败不是注定的吗?共享单车没有问题,但是重庆,真的适合单车吗?你连最基本的市场需求都没有摸清楚,会不失败?


重庆校园君:悟空倒闭,一点都不奇怪,投放量很少,重庆几乎看不到他的存在,用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我已经交了前6个的押金了,不会有倒闭的吧 



“悟空单车”倒闭,或许正是共享单车倒闭潮的开始……



    延伸阅读


    首家倒闭共享单车创始人:曾在北大当保安,90%车已找不到


    澎湃新闻记者 欧阳李宁


    近日,在共享单车领域有两则消息引人关注:一是摩拜单车宣布完成超过6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创下共享单车行业单笔融资最高纪录;一是正式运营仅仅5个月后,重庆的共享单车运营商悟空单车宣布退出市场。

    6月13日,悟空单车的运营方重庆战国科技有限公司宣布,由于公司战略发生调整,自2017年6月起,将正式终止对悟空单车提供支持服务,退出共享单车市场。

    悟空单车创始人雷厚义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透露,退出是因为打不赢了,“我们拿不到顶级的供应链资源,摩拜、ofo都可以和全球最大的供应链厂商合作,而悟空单车合作的都是小厂商,产品品质上不是特别好,车子容易坏。”

    雷厚义告诉记者,他的经历十分坎坷,大一退学,曾在北大旁听和做保安,先后卖过房子、卖过电脑,直到近年涉足互联网金融。雷厚义感叹,“创业不要盲目追风口。风口不是追上的, 而要等出来的,需要在一个行业深耕,机会来的时候才会有所准备。”

    退出因为打不赢,90%的车已经找不到了

    公开资料显示,重庆战国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专注共享经济的互联网科技公司,主打“悟空共享单车”品牌,成立于2016年9月,注册资本10万元人民币,总部位于重庆。

    雷厚义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因为公司采用合伙人模式,为避免纠纷,投资人的钱都已经退了,用户的余额、押金也已经全部退还,“悟空单车在重庆总共投放了1200辆单车,约一半投放在大学城,其余的投放在市区。但因为我们采用的是机械锁,大部分已经找不到了,找到的大概在10%左右。”

    “我们总共亏了上百万元。”雷厚义说,之所以选择退出的原因有好几个,“第一就是打不赢了,在资源上,头部效应非常明显,媒体资源、政府资源,都集中在前面几家企业身上。”

    “我们拿不到顶级的供应链资源,摩拜、ofo都可以和全球最大的供应链厂商合作,而悟空单车合作的都是小厂商,产品品质上不是特别好,车子容易坏。”雷厚义指出,公司现有模式已经运营不下去了,“车子是动的,车多一定要钱多。悟空单车原计划采用合伙人模式,通过农村包围城市来撬动共享单车市场,但项目自身没有盈利,说服不了城市合伙人。中国的中小商户,安全意识是很重的,看你还没有盈利,他们是不愿意出钱的。”

    所谓合伙人计划,就是招募个人或小商家以众筹单车的形式,解决资金和区域运营的问题,每辆车标价为1100元,个人或商家均可认购,未来可获得运营收益的70%。

    “还有一个问题,ofo在重庆这边基本上搞免费,搞得我们很无语。”雷厚义说。据透露,截至退出前,悟空单车有约一万名用户,每辆车每天平均使用频率在三到四次。

    “之前想过一些盈利的方法,比如车身广告,或者车上装一个显示屏,还有对大数据进行延伸开发。还想过和企业合作,将租车收入卖给企业,发给员工做交通补贴,例如10万元的骑行券,卖给企业只要5万元,企业再当做福利发给员工。”雷厚义说。

    从北大保安到试水共享单车

    和ofo创始人戴威一样,雷厚义也是90后,生于1991年,但相较于年龄,他的经历可谓十分丰富。2011年,雷厚义考上了大连大学机械设计专业,但只念一年他就退学了,“对专业不敢兴趣,想转专业学校又不批准,再加上自己想成就一番事业,就退学了。”

    此后他来到北京大学,白天旁听,晚上做保安。“上午睡觉,下午就去旁听学习。听了很多课,MBA、心理学、文学、物理都听。虽然不是很专,但对我的思维方式、心态格局改变很大。”

    接下来的时间里,雷厚义辗转到了深圳、北京、四川,卖过房、卖过电脑,还在亲戚的工厂帮过忙。2014年年初,雷厚义开始琢磨创业,最初想涉足社区O2O,但是没有成功,此后他决定学习专业的iOS软件开发。

    “但我是属于没有天赋的, 每天去得最早,走得最晚,凌晨3点还在肯德基学代码。”此后雷厚义先后在P2P平台、二手物品交易网站工作。

    2015年他回到重庆,在互联网金融领域创业,但前期进展并不顺利,直到2016年他们转型互联网流量分发,生意逐渐有了起色。

    2016年底,共享单车模式带给了雷厚义灵感,他当时判断这个事情能搞大且市场规模大,“但对后面的风险没有足够的预判。”

    雷厚义感叹,“创业不要盲目追风口。风口不是追上的, 而要等出来的,需要在一个行业深耕,机会来的时候才会有所准备。此外,行业最早那几家也是可以做成的 ,这是先发优势。后来的人没有十倍的兵力、资源就不要进去了,你做不大。头部资源太集中。”


我愿意以我全部的科技换取跟苏格拉底待一个下午
每天一杯咖啡吸收宇宙能量!
重构思维方式,
AI+时代,读互联网思想
(wanging0123)

联系方式:投稿及内容合作|27168430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