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当年5年级儿子一封信把他看哭,10年后他写信向快报报喜!保安杜师傅,我们骄傲着你的骄傲!

​当年5年级儿子一封信把他看哭,10年后他写信向快报报喜!保安杜师傅,我们骄傲着你的骄傲!

2017-03-21 10:51     社会     来自:都市快报


——点击图片直接进入链接  以上为广告,以下为正文——


昨天下午,快报收到读者杜师傅的一封信:我是西湖风景名胜区的一名保安,也是最喜欢看快报的一位读者,还收藏着2007年的一张旧报纸,因为那张报纸上刊登我儿子小时候写给我们的一首诗歌:月光光想爸爸,雨沙沙想妈妈。记得当时的编辑叫顾乡。现在我们的儿子已经长大了,成为了沈阳航空航天大学一名优秀的学生……


此前和杜师傅没见过面,但我早已从快报以前的报道上认识了他。


10年前快报对杜师傅儿子来信的报道 


他大名杜兴江,47岁,安徽定远县人。


2007年2月11日,快报刊出一篇名为《月光光,想爸爸 雨沙沙,想妈妈,有你们才是温暖的家》的报道。


报道中全文刊登了一封杜兴江当时上小学5年级的儿子,春节前从老家写给在杭打工的爸妈的信。


小杜同学的信里还有两张画,一张是用金锡箔粘成的一个爱字,还有一张画的是一只母兔子在教两只小兔子。


这封信,当年杜师傅看一次哭一次。

 

杜师傅2003年来杭打工,报道刊登时在未来世界做保安,自己平时说话时喜欢敬礼。他妻子当时则在龙坞开一家小理发店。


那一年,夫妻俩原本春节不打算回家,主要是担心多花钱。“说实话,路上再苦,我们出来打工的也不怕,虽然我们温饱已经不成问题,但存钱还是蛮辛苦的。


“看了信后,我和老婆都哭了,马上决定工作回家两不误,初三就回家,而且既然要回去,就一起回去。因为看了儿子的信,我们明白了一个道理,对孩子来说,父爱母爱缺一不可。”当时杜师傅对快报说。


时光荏苒,一眨眼十年过去。杜师傅在信中提到的顾乡编辑,也已经转型做了新媒体,现任快报视听中心主任,是调查类新闻电视栏目《好奇实验室》的负责人。

  

三次结缘

周末他在单位办公桌上写下报喜信


杜师傅在信中给快报报喜:儿子考上了重点大学,还要感谢快报后来发起的关爱留守儿童的公益活动,他当时还领到了500元公益基金,全给儿子买生活用品了,希望儿子以后工作了,也要学会感恩,回报这份温暖。


昨天,我在之江路118号的西湖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一楼大厅,见到了杜师傅。


只见他身板笔挺,坐在大厅门口的小办公桌前,正对访客进行询问和登记,脸庞红扑扑的。一身制服的他看上去很年轻很阳光,身材一看就曾经练过,据说还有六块腹肌。这形象,能给单位门面加分!


昨天在杜师傅的单位,不经意间拍到他一个帅气的造型。记者 金洁洁 摄


一问之下,果然,杜师傅不抽烟不喝酒,生平最大爱好就是锻炼,每天趁大楼里人去楼空时,他要做上50个俯卧撑。


杜师傅说,工作之余,一有时间他就会看快报,觉得快报很亲民、贴近生活,讲的事情朴实易懂。来杭州14年,这是第三次跟快报联系。第二次是在2013年12月16日,快报登出了他对结婚21周年的妻子一段表白:“我想在这里对她表达一下我的心声,如果能刊登出来,我想把这份报纸收藏起来。那句话的意思大概是这样:老婆感谢你二十一年风风雨雨的陪伴!我爱你……”。



儿子2015年考上了大学,杜师傅说当时没勇气写,怕编辑选不上,近期看了快报上不少贴近民生的报道,他信心又来了。


信是上周日在单位这张办公桌上写的,本来他一个月可以休四天,为了多赚点工资养家,杜师傅把休息天也用来加班,常年如此。


然而杜师傅的脸上丝毫没有疲惫。看得出,他对目前的工作很珍惜很满足。


两个儿子

我能够给他们提供一个稳定的环境


倒了两杯白开水,我们坐在大厅木质沙发上聊天。


杜师傅有两个儿子,快报报道过的是小儿子。离开老家那年,小杜还不会说话,留守在爷爷奶奶身边,从小学五六年纪起,父子开始有书信来往,儿子写的那封信让他感触很深,并下决心陪伴在孩子身边。


当年的父与子。杜师傅说,那时候很苦,苦到一毛钱一根冰棍也舍不得买给孩子。这个孩子如今已上了大学。(杜兴江儿子供图)


孩子的初中是在杭州转塘上的,高中又回到老家念。高三那年,怕孩子独自准备高考太辛苦,杜师傅辞去杭州的工作,回老家一边做保安一边陪读。


那一年,杜师傅每天早上6点烧好早饭,晚上12点烧好夜宵并打扫好卫生,然后儿子学习,他去睡觉。当时这么做,就想弥补小时候对他的亏欠,为他做好后勤保障。


孩子很争气,2015年考上沈阳航空航天大学,学的是消防工程专业,现在是学生会体育部副部长,今年换届,马上要做部长了。


“我跟小孩交流得比较多,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去感染他们兄弟两个。”杜师傅说,自己做了这么多年保安深有感触,一个人必须要有一技之长,这样将来生活会好一点,除了好好读书,就是学一门手艺。


他的大儿子今年24岁,在转塘学美发,去年投资开了美发店,15万元投资拿回3万元,宣告失败,也倾尽杜师傅在杭打工攒下的所有积蓄。


当时老大很失落,想改行,不过杜师傅觉得不能半途而废,希望他在美发上学得更精一点,东山再起。现在老大在朋友的理发店边学边做帮工,基本上能够独立了。不过杜师傅说,只要老大有需求,他还会尽一切力量去满足。


“我能够给他们提供一个稳定的环境,推着他们前进。”


杜师傅月工资三四千元,内含保安领队的津贴600元。妻子现在景区一家企业的商店做营业员卖土特产,月工资两三千。


杜师傅平时节俭。他除了舍不得休息,还舍不得买件衣服穿,最贵的衣服是今年春节买的羽绒服,咬咬牙花了600块,为了在外甥的婚礼上对得住场面。他有一件在龙翔桥花70元买的拉链衫,已经穿了13年,不过今年想犒劳一下自己,把拉链衫换件新的。


杜师傅每天在单位食堂解决一日三餐,昨天晚上他要了一碗5块钱的片儿川。他每月伙食费600元,平均下来,每天一日三餐只花20元。个人其他开销,基本没有。

   

他说妻子也很节约,早上买两个馍,中午吃工作餐,晚上可能也是吃两个馍或者煮点面条对付。


除去房租七八百元,小儿子一月的生活费1500—2000元,这个家庭缩衣节食,每月还能存下2000元。


一种观点

希望斑马线行人对司机报以微笑


昨晚,我联系上杜先生在沈阳读大学的小儿子,他性格阳光,有礼有节。


说起父亲,小杜就像在聊一位兄弟,他说自己有什么事都会对老爸毫无保留,包括谈恋爱。这个问题上老爸对他淡淡地说,处对象是迟早的事,在不影响学业的情况下,首先要充实自己,再尝试恋爱。


这位当年的留守儿童在电话里很开心地说,他正在忙学校周六举办运动会的事情,一有什么成绩就会跟爸妈说,让他们骄傲骄傲!


“我个人的事聊得多了点,我说的过斑马线的问题能不能突出下?”杜师傅话锋一转。  


原来,杜师傅的信中还表达了他对城市公共事务的一个观点——



“我很喜欢杭州,在我每天骑电动车上下班的途中,在尽享沿途美景的同时,我发现一个很让我着急的事情:


我每天上班要从转塘的留泗路转到之江路上,经过宋城到达之江管委会(现在挂牌名叫“西湖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很多次我都发现公交车、私家车在斑马线上礼让行人的时候,有些人总是漫不经心慢腾腾地过着马路,还有的玩手机,看得我都着急。杭州既然是文明礼仪之城,行人在别人礼让自己的同时,能否加快自己的脚步呢?为什么行人不能对司机报以一个微笑呢?中国有句俗话“来而不往非礼也”。说实话每次看见这样的情形,我都想跑着过去并挥手感谢那些久等的司机,回敬他们为杭州这座城市形象所做的一切。真心希望杭州这个美丽之城、和谐之城、礼仪之城,人们都能报以微笑回敬别人的礼让,希望让更多的微笑出现在社会的角角落落!



都市快报记者 金洁洁  


保安杜师傅,我们骄傲着你的骄傲!给他点zan!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