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娱乐> 天堂鸟,总有到不了的远方

天堂鸟,总有到不了的远方

2017-03-21 09:23     娱乐     来自:行者赵旭

 

有人说:创业者拥有一根看得见的进度条那是创业者的行为结果投射在这个世界的轨迹;

 

我更坚信:创业者是误入人间的天堂鸟,这个进度条会无穷的延伸,成为生命的符号。

 

天堂鸟没有脚,生下来就不停的飞,飞的累了就睡在风里;一辈子只能着陆一次,那就是死亡的时候。

 

这种人,虽然看起来人畜无害、与人为善,但永远都觉得自己是被孤零零抛到这个陌生世界的异类,不肯跟这个世界和解,不会将就,更不可能停止折腾,除非死去;

 

以上,是我创业12年的心路写实。


---------正-----文-----分-----割-----线--------

 

在我创业的这12年这个可见的进度条中,有两个可以作为注解的关键词:逃离和感召;

 

 

一开始,并不懂自己要什么、只是知道自己不要什么,所以一味逃离。

 

第一次逃离,是不做医生。

 

感谢那个唱着歌逝去的年轻生命让我看清楚自己,绝不愿意成为我们的主任甚至院长那样的人,逃一般脱离了那时候看起来多么有前途的医院,那时候甚至没有想好未来要做什么,只知道不能待在医院里;

 

多年来,我始终不愿意和医院直接做生意,也不肯深入去医院做任何推广。

 

第二次逃离,是不做代理商。

 

2001年,我追随黄老大一起给999旗下的药厂做总代,正春风得意时,因合同到期,市场随产品被厂家轻易收回,经销商的利益大面积受到侵害、团队也不得不遣散,经销商的谩骂与同事们无辜的眼神让我刻骨铭心,决心不再做代理。

 

从此下定决心做生产,在后来10多年以厂家身份与经销商的合作中,也决不轻易损害经销商的利益。

 

类似的逃离一直在发生,很多业界的潜规则我尽量远离,违背用户利益的钱我也不肯挣,弄得我一直以来成为行业的奇葩、甚至被关心我的人诟病不像个生意人

 

 

后来,渐渐懂得自己的责任,开始接受使命的召唤。

 

开始创业后,逐渐清晰自己该做什么,虽然不知道路在哪,甚至也不明确到底要去哪里,但一直保持创业状态、从未放弃探索。

 

第一次感受到召唤是在2010年,因为质量危机引发的羞愧。

 

那之前时代纳米的发热体一直是外加工的,工艺始终无法突破,坠袋、漏粉、温度不稳定时常发生,市场一次次反馈给我们,当我们每次都只能以“中国灸都不能解决”和“行业普遍问题”为由表示遗憾的时候,我感受到从未有过的羞愧,一次次加重为耻辱,终于忍不住于2010年在武汉建立了时代珍传,以突破当时的行业瓶颈为使命;

 

时代珍传从此专注于无烟灸法的探索,攒出来不少业界奇葩的玩意,并无条件向同行敞开生产车间N多年,一直告诉我们的生产管理者,被同行追赶才不会停滞不前,直到近年多次因此受伤才开始有所收敛。

 

另一次是2013年,红砭石让我有了“被历史选中”的感觉;

 

我找了最好的红砭石,还发现热能让砭石的医学价值大大提升,而当地只是把砭石当做工艺品和刮痧器具在销售,根本没有行业标准,让我看到以医疗器械的标准来推广砭具和砭术,是一次难得的历史性机遇;

 

我过去十年恰恰是专注于无烟灸法,又让我找到最好的砭石,把砭与自发热结合的任务舍我其谁?

 

不仅很快完成了对砭石最完整、最高规格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的检测报告,更是一气申报了几十项砭与热、电相关的专利,近期珍传推出的微砭系列产品,就是这些专利转化的开始。

 

砭石这摊子还没整利索呢,因为珍传堂的完败,给了我要做智能艾灸机器人的念头;

 

眼下又一次被自己这个念头驱使,希望能让871在这里爬起来…….想想又开始带着好奇和感动(而不是激动),去谋划、去探索、开始布局。

 

 

就这样,时代珍传将从最初的贴剂厂,走着走着,成为了一个集(砭具、砭灸等)、(耳针、揿针等)、(无烟灸、智能艾灸机器人等)和贴剂的中医耗材企业;



我一次次突破最初的十五年规划,40岁退休的计划更是一次次被搁浅,现在回头去看那时候的规划,都很幼稚甚至可笑,但没有那时候对规划的坚持,不可能克服一个个困难走到今天;

 

一直安慰自己和团队,我们拿下这个困难就会好起来了,而们当我走出了这个困境,又发现新的机遇,又确立新的目标,又有了更多的苦难在眼前。

 

就这样,我一直在路上,不曾停歇,更不愿意停歇,并不是为企业的可持续而焦虑,而是看到好多机遇、好多更有意义的事情要去做,应该去做,越走脚下的路更明了,不断豁然出现远方让我根本停不下来;

 

 

 

或许,我这12年的状态在智者看来愚不可及,但这正是我的选择;

 

或许,循着“871,让更多人不必吃药”的使命,才是我回家的路;

 

或许,那永远到不了远方,才是我的归宿。






恭祝新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