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互联网> 你好,我是副部级网红

你好,我是副部级网红

2017-03-21 07:20     互联网     来自:牛人趣事

按:本篇为纯理性分析,涉及到的人、事、组织,均为分析使用,不代表本号赞同或反对其立场,态度。


 一 


2017年3月15号,这一天,也许会成为历史性的一天。


这一天,央视的大戏315晚会,曝光无印良品商品涉嫌核污染,结果第二天就被海关和出入境检验检疫局疯狂打脸,原来央视搞错了,注册地址和生产地搞混了。



让我惊讶的不是央视的公信力问题,因为央视的公信力早就在“八点二十分”那一刻已经破产。我惊讶的是央视的能力问题,这样一个以权威、专业自命的电视台,居然会犯这么一个低级错误,这种问题只要稍微找一个内行请教一下,就可以避免出糗。


看着谢颖颖的包子脸和另外三个不知所谓的主持人,整台晚会充斥着一个大写的尴尬。正好这时候,跟一个人谈起“得到”,我忽然意识到一个事实,罗振宇这个胖子也是央视出去的,而且就是经济频道,如果他还在的话,这台晚会专业不专业另说,会不会至少好看一点?


而3月15当天,吵得沸沸扬扬的并不只是315,还有咪蒙的助理那5万的月薪,咪蒙把她助理的高薪资归结于她们的拼命和能干,其实在老爷看来不是的,真正的原因是,新媒体这行的钱太好赚了。


我认识很多在传统行业的朋友,每天工作非常努力,拼死拼活的工作,比咪蒙的助理拼命多了,工资多少呢?6000,8000。


有个人工作十年了,累死累活一年拿30万,别人羡慕得不得了。


我知道的一个小老板,每年雇佣几十个工人,到年底一结算,赚十几万,这还算不错的,还有到年底赔钱跑路的,他们也很辛苦,也很拼命,但努力有什么用?


同样是315这天,还有一件大事,有一对璧人喜结连理,当我准备给新人送上祝福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没有机会了,也就是说这篇文章,打赏已经满了10w。



当然,正能量网红就是正能量,第二天没有忙着度蜜月,又让太太发出一篇新文章,《王芳:在念大学娶幼儿园的年代,很幸运能嫁给同龄的你》给了粉丝一个随份子的机会,这次不要赞赏,直接放二维码,顺便可以突破一下10万限制,目测这次周小平同志这个婚礼收入最少20万了。



 二 


谈问题的时候谈钱总是俗气的,但不谈钱则所有问题都没有意义了。


央视315晚会出糗,咪蒙助理月薪五万,周小平大婚,这有什么关系呢?新榜上显示,周小平的公众号,预估粉丝是74万,一个74万的公号,做了一次活动收了20万,而咪蒙的粉丝是900万,一次广告68万。央视以前是广电总局直属的事业单位,目前的台长是聂辰席,同时是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局长,我们可以认为他是正部级单位,而一向级别比央视高一格的人民日报是国务院直属,妥妥的正部级单位,它的发行量是300多万。


我要说什么呢?咪蒙从发行量来看,是一个副部级网红,她的两个助理,一个是她的内容总监,一个是她的商务总监,按级别来算,其实是两个正厅级干部。很多大国企的副总也不过就是这个级别,拿60万年薪的比比皆是,现在问题来了,两个正厅级干部,一年拿60万,有什么奇怪吗?要我说,咪蒙还是给少了。


而一个省级大报的发行量很多还不到74万,所以周小平同志其实是个副厅级网红。


所以,央视的不专业,又有哪里难以理解呢?资源总是向更有前景的行业流动,第一次是以金钱,第二次以权力。


 三 

 

就在十年前,提起央视,人们还是一脸景仰的表情。我有一个同乡,以曾经受邀录过一期节目为荣,尽管这个节目最后只给他两分钟的时间;我的一个大学辅导员,为了自己的前程,绞尽脑汁,动用了全部的社会资源,上了一期央视节目,这成为他资历中浓墨重彩的一笔;而我的一个亲戚,因为曾经在央视实习过,只要谈起央视,腰杆都会陡然挺得笔直,以一种主播的口吻跟我们说话,尽管她只是央视的一个打杂。


但是,现在,央视的优势已经不再了,他已经留不住人才了,罗振宇如果在央视兢兢业业地干,最多也就是混个编制,可能还混不上,就算混上了,以正处级或者副厅级退休就是一生宿命。


但是他跳出来,就能呼风唤雨,成为副部级网红。


我知道有些人想笑,但是不要笑,有一天,咪蒙和罗振宇还有周小平,哦,还有mc天佑,有一天成为政协委员,人大代表,参加两会,都不是没有可能。


一面是央视这些媒体影响力越来越弱,专业素养也在下降,连造谣能力都没有了,一面是自媒体强势崛起,配备越来越专业的人才,未来谁会更好不言自明。


人民需要网红,为了更好的为人民服务,当然也是需要网红的。


时代变了。历史上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互联网如此深刻地改变人们的生活。


去年双十一晚会的时候,冯小刚有一句话说得好,“双11很有可能形成全球性的节日,春节是老祖宗传下来的,一百年之后,孩子们会说双11是老祖宗传下来的,我们在座的都是双11节日的老祖宗。”


只要发展下去,双11这个借助于网络传播开来的的节日盖过春节的风头是可以预见的现实,甚至,国家可能真的会为太太们放假,而男人们也需要回家看住败家老婆们。




 四 



虚拟即现实。当杨教授还拿着电击棒的时候,互联网已经成为生活本身。


几年以前,你想象不到传统作家会上微博跟你互动,会开微信公号,同样你也想象不到,专业的报纸刊物会竞相退出市场。


我记得郭富城恋情曝光的时候,很多人吐槽郭天王,好好的天王,好歹找个女明星,怎么找了网红。


这句话的潜台词是,网红是低于明星的。


但实际上,成功的网红收入是不亚于明星的。而以她们粉丝的忠诚度,为商品的导流效果,恐怕还强于很多明星。


稍有常识的人们都可以看出来,时代的车轮继续前进,这些网红的影响力会越来越大。


未来社会财富的积累和社会地位,可能以你的粉丝数量分,而这也并没有什么奇怪,影响力从来都是控制力的体现,只不过以前以权力,以金钱来表现,现在多了一种形式而已。


未来大家的介绍是,“你好我是副部级网红”,“久仰久仰,罗部长您好,在下只是正厅级网红。”


我把这个事情说给一个男网红,我告诉他,以后你说不定就是正厅级干部了,他在欣喜之余,想到一件事,很担忧地问我:那个,以后有了级别?还能艹粉吗?


我脑子里想到一个人,果断告诉他:能。以前宋朝有个叫柳永的网红,就打着“奉旨填词”的旗号逛青楼,以后你说不定也可以“奉旨艹粉”。


他想了想说:谢谢国家。


写在后面的话:今天我可一句坏话没说啊,要是以后助理要求加薪,夫妻离婚,电视台倒闭,可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后台回复“100”获得霍老爷电子书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

与我一起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