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一群光棍

一群光棍

2017-03-21 05:36     社会     来自:牛人趣事

来了位客人,大胡子。

问,你胡子咋这么茂密?

答,遗传。

我还以为你搞艺术的呢,原来不是,在银行上班,普通职员一名,当然,按照年龄来推算,应该有个一官半职的,于是,我喊他刘行长。

他急忙摆手,别调侃我了。

他带来了两盒茶叶,打开,问我认识不?

我说,认识,绞股蓝。

他问,喝过?

我说,尝过。

我有个朋友在四川做茶叶生意,就是把青叶贩到浙江,炒成龙井,这不是什么秘密,包括你去日照买绿茶,一不小心就能买到南方茶。

四川产茶吗?貌似没有太知名的品牌,竹叶青?

其实,四川曾经是茶业主产区,在唐宋时期一直都是全国之首,只是这些年没落了而已,还记得茶马古道不?那茶叶多是来自四川,我去参观过竹叶青茶厂,据厂里技术员介绍,茶树最适合生长的海拔是600~800米,恰好是四川的海拔。

这些年,川茶不景气,茶树也不断在砍,茶厂也在考虑做一些功能茶,其中就包括绞股蓝,我就是在那里认识的绞股蓝。

大胡子问,你们这边主要喝什么茶?

我说,我们这边喝的比较杂,处于尝试期,对什么都充满了好奇心,茶叶一放就是一箩筐,多比较才能选出最适合自己的,另外,人的口感会变的,我在牛哥那边时,牛哥主要喝生普,我就觉得好苦,我更愿意喝铁观音、人参乌龙这类有香气的,这两年我逐步也喜欢喝生普了,不过喝一段时间又觉得没意思了,又开始喝别的了。

他问,是不是经常能收到茶叶?

我说,还好吧,很多人过来都会带茶叶,但是我不一定喝,茶叶也分两类,一类是礼品茶,包装大于实用,这类茶叶一般都让我当随手礼送给别人了。一类是推荐茶,就是带茶人本身是懂茶的,这些茶叶可能没有很好的包装,就用个塑料袋一装就拿过来了,这样的茶叶我反而愿意去尝试一下。

他问,你懂茶不?

我说,不懂,我评茶只有一个标准,我觉得好不好喝。

我们这里也有不少好茶,例如正山堂,不过喝起来感觉也就是那么回事,没有太特殊的感觉,香了那么一点?

50克,要1000多块钱。

若是我们自己花钱买,肯定不舍得喝,不过别人送的,就觉得没啥了,想喝就喝。

例如,这两年很流行小柑青,以前都是大家送我,我泡过几次,总感觉味道怪怪的,不喜欢喝,甚至随手就分给别人了。

后来,我们去茶馆,老板娘泡了一次小柑青,我靠,这么好喝?

原来,我们的泡法有差别。

我们学会了,回办公室泡,一泡,好喝。

一来二去,喝上瘾了,喝完了,要不,再弄点?找送咱的小伙伴卖给咱点,茶叶还能贵到哪里去?一问,给我们的成本价,一个也要30元。

于是,我们的泡法变了。

没有特殊的客人,不能泡,而且要人多的时候泡,否则容易浪费了,甚至出现了一个情况,我们打球回来泡一个,没怎么喝,次日上午腚疼还会拿出来继续泡,学会珍惜了,为什么喝正山堂不觉得心疼,喝小柑青心疼了?

咱自己花钱买的呀!

我以前藏过一段时间生普洱,每饼60元左右,在山东市场上售价300元左右,茶叶从云南到山东,基本上就要翻5~6倍,一提是7饼,成本是420元,这茶平时我们招待客人也喝,便宜嘛,60元能喝一个月,有客人就觉得茶叶很好,那就送点吧,送一个觉得拿不出手,一送就是一提。

存不住。

现在,我们存中粮的,一饼接近400元,自己不舍得喝了,更不舍得送人了,就能存住了。

以前,牛哥喜欢喝酒,他也收藏茅台,可是想喝酒了咋办?掏出来一瓶,掏久了,没了,后来他收藏套装茅台,纪念款,不舍得喝了,藏住了。

十年前去东北,有个读者家里是种猴头菇的,给我装了很多,让我带回来,回家炖鸡,感觉口感一般,还有股怪味道,我就在QQ上随口问了一句。

他接着有了情绪,我能感受到。

他说,我妈自己种猴头菇,她自己都没舍得吃过。

听了,我可难过了。

这个我是理解的,以前我们家种西瓜大棚,但凡是好一点的,都卖了,哪舍得吃好的?

所以,偶尔在路上遇到摆摊卖水果的果农,他们让我免费尝我都不尝,咱觉得吃块西瓜又有啥?其实他们心里在流血,生疼,有些经纪来地里收瓜,先挑个大的割开吃,那哪是割的瓜?真是割的果农的心。

我以前曾经写过一个故事,本地有个老板,融资了N多,融了银行的、民间借贷的,甚至公司直接开了一个类似银行的储蓄柜台,接受老百姓存款,利息比银行高了五六倍,老百姓真是排队送钱。

这个老板很会炒概念,说是要在本地建啤酒厂,厂房也租了,说是拿到了青岛啤酒的授权了,未来要覆盖整个临沂市……

一听,很有潜力。

有个大姐,她放了20万进去,年底有个投资说明会,这个老板把本地最豪华的酒店承包下来了,邀请大吃大喝了一天,每个人还发了价值1000元的纪念金币。

会议结束后,大姐选择了提现,哪怕不给利息,也要求提现。

没多久,出事了。

我就问大姐,你怎么觉察到要出事的?

她说,他家的消费已经处于变态状态了,一身衣服20多万,哪怕你再有钱,也不至于如此的嚣张,当他花钱不心疼时,说明他花的不是自己的钱。例如,懂懂你花1000元吃顿饭心疼不?

我说,500元我就很心疼。

不花钱的时候,再贵也不觉得贵,花自己钱的时候,什么都变得贵了起来,例如平时我很少买球,感觉打球还能花多少钱?一筒球不过是65元,前些日子我团购了一箱,500多块钱,这么一想,好心疼。

玩具也是如此,我儿子光遥控汽车就有几十辆,放都没地方放了,大的,小的,机器人也是如此,各类的,我从来没觉得这些东西是稀罕玩意,因为咱压根没花过钱,有些时候,大家拿个遥控车过来,我儿子到办公室拆开,就不玩了,感觉没啥意思,就放在办公室了。

偶尔,有小朋友跟着父母来我们办公室,走的时候要哭,就是想把遥控车带走,我觉得无所谓,送你了,可是小朋友的父母不要,坚决不要:这么贵重的礼物。

贵重?

哈~~

带儿子去四川,岳父家,儿子闹,要礼物,那我带你去逛商场吧,随便看中一个遥控车或机器人都要300元以上,我硬是没舍得给他买。

我们这边有个大学老师,大姐,我们关系也很不错,她从我这里拿了一些书走了,是我不在的时候拿的,说是拿着看看,当时我不在,腚疼在微信上问我,我说可以,我以为是箱子里的那些书。

结果,她拿的是我桌子上的书。

后来,我问她要。

她说借给同事了。

我接着火了,我的书咋能借给同事呢?你以为我的那些书是普通的书?我自己都不舍得翻开看,那都是我的藏书,私人收藏的,你咋能当普通书借给同事看呢?你抓紧给我要回来。

因为这个事,我们翻脸了,因为还书时,我发现书上被做了笔记。

这样的事,后来又发生了一次,我们在爬泰山,会计问我,能不能拿本书给同学看?在我桌子上拿了一本《废都》,我说可以,其实当时我以为她是拿箱子里的。

前几天,我翻书,发现少了一本,一问,才知道。

会计觉得可不好意思了,急忙找同学要回来,这些书都是不能读的……

但是,我不怪,为什么?

因为,对待它,大家的价值感是不同的,就如同我以前喝小柑青,感觉这玩意不值钱,无非就是几块钱一个,也没觉得很感激朋友,当我自己去买的时候,我才突然有了感激之情,当年人家送了我这么多,应该有几千元的,我却不懂。

后来,我就跟大家说了新的规定,任何书本,只要拿去送人,必须要拍照告诉我,我确认以后才能送出,若是有人的确要了单纯是为了读读的,一律赠送破损书,若是不要,就算了。

会计觉得很内疚,我觉得没啥,又不是真的损失了什么。

继续说大胡子。

大胡子对茶叶很有研究,讲的头头是道,还能深入讲禅。

我说,你这属于境界比较高的,对于我而言,喝茶就两个目的,第一是基本礼节。第二是为了多喝水。

中午,一起吃饭。

我说,我们这里一般都吃盒饭,去饭店吃饭太耽误时间。

他说,也可以。

我问,你吃什么?

他说,随你们。

我说,我们吃卤肉饭。

点了。

发现,他不吃肉。

你早说呀!

他说,不是不吃肉,而是刻意不吃的。

我问,出家了?

他说,没有任何信仰,只是觉得应该给自己一个规矩,约束一下自己,人不能真的任着性子野蛮发展。

那我就好奇了,你到底给自己立下了什么规矩?

他晚上9点睡觉,早上4点起床,每天都是如此,起床以后先打坐,然后跑步,洗刷吃饭以后去上班……

吃完饭,他帮我们收拾饭盒,又帮我们泡茶。

我说,你长的蛮像沙僧的。

他说,有人说过。

我说,缺串珠子。

他说,沙僧那珠子大。

我说,原著里,沙僧不是戴的佛珠,而是九个骷髅头,沙僧在流沙河里饿得难受,只能吃人,普通人的头颅扔到河里就沉底了,而取经人的头颅则是漂在河面上的,他以为这是什么吉祥之物,于是就做成了珠子,可以这么理解,他的头颅就是九个“唐僧”的头。

他说,这么恐怖?

我说,真实的《西游记》就是很恐怖的,唐僧也杀过人,挖了仇人的心肝,你有没有看过《让子弹飞》?里面姜文代替原来的县长去上任了,刘嘉玲说不在意谁是县长,只在意自己是不是县长夫人,这个桥段其实是抄袭的,就是抄袭的《西游记》,关于唐僧的身世,唐僧的父亲叫陈光蕊,考取功名,迎娶丞相之女满堂娇,带着新婚妻子去江州做州主,不想在洪江渡口过河时遇到艄公刘洪,刘洪看到貌美如花的满堂娇,顿起歹意,杀了陈光蕊,穿着陈光蕊的衣服,带着他的夫人拿着公文去江州上任了,后来满堂娇生下了唐僧,把他放到木板上,随水漂走,被和尚救起,取名玄奘,当玄奘18岁时,回来报仇了,杀了刘洪,直接生掏心肝。

他问,那满堂娇怎么能跟刘洪一起生活18年呢?

我说,这是神话故事,别当真,有部美剧叫《大西洋帝国》,里面的女主人公的老公就是被男主人公杀的,女主人公后来也知道了,但是依然爱上了男主人公,闭口不提自己的丈夫被杀之事。

就是说,唐僧杀过人,沙僧吃过人,《西游记》是蛮血腥的,当然还有更残忍的,就是孙悟空曾经安排猪八戒与沙僧摔死过黄袍怪的孩子。

老版《西游记》里没有这节。

新版《西游记》里比较隐晦,说这俩孩子是孙悟空的猴毛变的。

我问大胡子,几个孩子?

他说,没有孩子。

我问,媳妇呢?

他说,单身。

我问,结过?

他说,是。

我问,是性格不合还是?

他说,我觉得自己更适合单身。

我说,我蛮佩服你的,其实我也蛮向往单身生活,但是我觉得我说出这句话本身就是大逆不道了,婚姻是一种选择,但是在中国是一种义务,而且一旦你不选择婚姻,那么大家就觉得你是个变态。

他说,各有利弊吧。

我说,梁文道说过一句话,很多“大家”都是单身,因为他们心无杂念,不为世俗所动,唐僧与菩萨在《西游记》里也有一番对话,关于世俗好还是出家好,当时菩萨化成了四个美女,想嫁给他们师徒四人,唐僧不为所动,并且理论了一番。

菩萨说:春裁方胜着新罗,夏换轻纱赏绿荷;秋有新蒭香糯酒,冬来暖阁醉颜酡。四时受用般般有,八节珍羞件件多;衬锦铺绫花烛夜,强如行脚礼弥陀。

唐僧回:出家立志本非常,推倒从前恩爱堂。外物不生闲口舌,身中自有好阴阳。功完行满朝金阙,见性明心返故乡。胜似在家贪血食,老来坠落臭皮囊。

菩萨的意思是,想吃香的吃香的,想喝辣的喝辣的,晚上还能抱着妹妹爽爽,这日子多好呀,出什么家呀?

唐僧的意思是,我内心富有,足够了。

历史上著名光棍多的是,唐僧算是一个,柏拉图、达·芬奇、牛顿、伏尔泰、贝多芬、诺贝尔……

他们的内心该多么的富有?连女人都不喜欢了。

在咱眼里,这些人都是大逆不道,咱的追求很简单,就是老百姓的日子,老婆孩子热炕头,例如我也挺羡慕蝉禅只身一人去上海打拼,但是我总觉得不舍。

上次,重走玄奘之路,柳传志在戈壁滩上讲了一番话,日子分为两类。

一类是过日子,也就是老百姓追求的安稳。

一类是奔日子,就是创业者,不断地挑战自我,越攀越高,社会就是由这群人推动的。

其实还有一类是过自己,就如同那些光棍们,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往往在自己的领域里有所建树。

可是,咱还是接受不了。

总觉得光棍缺少点啥!

都说要活出自己,咋可能呢?我们都活在别人的眼里,于是我们不断地隐藏自己真实的想法,日子久了,连自己都不知道哪是真实的自己了。

茶叶好不好喝,不是别人说好不好,而是自己觉得好不好喝。

日子好不好过,不是别人说好不好,而是自己觉得是不是自己想要的。

不过,想跳出来,太难。

本地有个做陶瓷的,她娘家是济南的,婆家是这边的,老公在医院上班,还属于个主任级的医师,她每周回济南一次,孩子在那边读书。

我们是在论坛上认识的,我发了几张茶碗的照片,从日本淘回来的。

大家普遍说丑。

她联系我了。

她是学雕塑出身的,后来喜欢上了陶瓷,经常去淄博买泥巴回来烧,她也做了很多随形的……

我很喜欢随形的杯子,为什么?

我觉得大家不喜欢的东西,就是好东西,这就是个性。

我比较喜欢日本的陶器,用土烧出来的叫陶,用石头烧出来的叫瓷,日本有六大古窑:信楽焼、备前烧、丹波烧、越前烧、濑户烧和常滑烧。

很贵很贵。

一个杯子动辄几千元人民币,我说的是真正的随形杯,就是由艺人纯手工打造的,量产的便宜,人民币200元以下就能买到。

跟陶姐一见,如故。

聊了很多,她好奇我咋知道这么多?是同行?

不是,而是我本身喜欢这些玩意,只是我存不住,一般带回来几个,很快就送人了,我貌似对物对人都没有太深的依赖感,很难说是恋恋不舍。

当时,布局生活馆的时候,我的大体规划就是日本主要做手工包包与陶器,欧洲主要做酒与油画,在做市场调查时,日本卖的比较好的其实是琥珀杯,可以理解为玻璃杯,在国内卖的比较好的是:佐佐木。

价格也不低,一个杯子200元以上,淘宝上还是很多人买。

但是,玻璃杯我觉得比欧洲的就要差很多。

而且玻璃杯缺少了“意”,从而缺少了想象空间,很难提升其价值,你不能把一个杯子炒到几千元吧?很难,但是陶器可以。

手工包包呢?

例如,我在意大利买的包包,纯手工的,牛皮的,还给印上名字了,我买了以后,至少忽悠了50个人买同款,我现在依然每天背着上下班,一次都没保养,用了好几年了,越用越软,越有感觉。

我买的时候是差不多1万元。

没有品牌,什么都没有,就是一个手工作坊做的,就在一个什么大教堂前面,反正去意大利肯定会去那地方的。

日本的手工匠人做的更用心,比意大利人做的细腻,还有一点,日本什么东西都是国外的便宜国内的贵,惟独手工包包是国内便宜国外贵。

在日本买同款的包包,只需要人民币4000元左右。

现在做代购,一定要避开同质化,只要是大品牌,你能代购过来,就有留学生比你还便宜,所以需要用心地淘。

最初做生活馆,我还是蛮担心的,有生意吗?超过300元的东西会不会太小众?我们贩卖的到底是什么?

我说的挺高尚的,是贩卖的我们的挑选力。

一做,还是蛮不错的,超出了我们的预期,最初我的预期是每天能赚3000元就很不错,但是我们的团队稍微用点心,一天两三万也是常态,而且麻木了,有些时候我都嫌累,意思是整天这么折腾,咱少赚点吧。

我说的也是实话。

我说我对金钱没有太强烈的追求,大家又骂我虚伪。

只是我觉得,只要有人关注,其实就已经是个富人了,因为你不缺钱,当你需要的时候,你随时可以赚来,何必非要储备那么多呢?

这就是为什么我总是鼓励他们,一定要成为一个领域的王者,因为王者是不需要打价格战的,而且可以很有范,你爱买不买,不买拉倒,谁跟你砍价?

不吹牛了,刚才说梦话了。

是我梦想中的状态。

陶姐偶尔过来会跟我们聊一聊陶瓷,给我们科普一番,她把焦点用到了摆件上,我倒觉得,实用性会更有机会,例如碗、盘、杯。

可用的,价格别太高,几百元还是可以接受的。

后来,聊的深了,知道陶姐喜欢女人,在济南那边有个女朋友,每周都回去约会,那个女人也有家庭。

我问,你老公知道你是这个不?

她说,不知道。

后来,我就在想,其实每个人都活得很压抑,哪能真的想什么就去做什么?我还想光着腚去上班呢。

上周,来了一个女生,大四,潍坊的,在临沂大学读书,找我商量个事,她想做同城跑腿业务,理由就是她本身在勤工俭学那边,有这方面的人力资源,问我可行不?

我说,可行是可行。

她说,我需要启动资金。

我就好奇了,2000元的启动资金你都没有吗?

没有。

越聊越多,她炒外汇了,亏了,在各个平台上借了16万,小姑娘长的蛮不错的,炮神还想勾引她。

小姑娘走后,我跟炮神说,你勾引谁都行,就是不能勾引她,因为她现在是需要找人做替死鬼。

对于她说的话,我都产生了怀疑,包括我给她的那2000元,我也当肉包子打狗了,因为我看走眼了。

为什么?

赌徒的话,不可信!

她输红眼了。

这些事,真不是什么稀罕事,几乎每个月都会遇到一两个这样走投无路的人,挨着健身房找我,仿佛我是个救命稻草?我有啥用?其实我属牛的,就会吹。

人在落魄时,不乱跑,不乱借,至少还有几个朋友。

一旦忙着借钱了,连朋友都没了。

最近,我跟着高手在学球,高手给的建议是练防守,而不是练进攻,你能抵挡住别人的攻击,就已经成功了,因为多数人都是自杀失误的。

我觉得他讲的很有道理,所以我现在打球战术也改了,很少杀球,而且跟这群小鲜肉打球,我都是保守打法,不拼体力,而是控球,前后左右调动他们,等待他们自己失误。

我也在反复地悟关于股市的一些东西。

炒股票,正确的学习步骤是什么?

不是学习如何赚钱。

而是先研究,赔钱是怎么产生的,为什么会赔?

第一步应该做到的是如何不赔钱。

能在股市里活下去,然后才能考虑赚钱,多数人都只修炼了如何赚钱,没修炼如何赔钱,结果就是。

即便你中途赚过,最终还会赔进去。

因为,你不会防守!

进攻是最好的防守,这句话应该反过来,防守才是最好的进攻,可以看看林丹打球,很少杀球,而是很有耐心地防守,男单比赛里,谁开始频繁杀球了,谁就离输不远了。

以守为攻,方能笑到最后!

……明天见,下为广告……

|网友推荐|每天一位|网名:大磊,地点:四川绵阳,职业:淘宝蓝海店群,联系方式:微信/QQ:794548

风险提示:只推介、不代言!

……广告完,谢谢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