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 那些年,羞辱过我们智商的心灵鸡汤

那些年,羞辱过我们智商的心灵鸡汤

2017-03-19 10:15     科技     来自:瞭望智库


温水煮青蛙,教你居安思危;鸵鸟心态,告诉你遇事不要逃避……其实这些都是赤裸裸的误解!青蛙才不会任由自己被煮死,鸵鸟遇到危险也不会把头埋进沙子里。科普一出,鸡汤尽毁……戳图看“假鸡汤”,信过的请默默转起……


本文由微信公众号“ 新华每日电讯”(ID:caodi_zhoukan)综合自廉政瞭望(lzlwzz)、人民网


1

温水煮青蛙





你听过的:


记得在做生物实验时,把一只青蛙放进装有沸水的杯子时,青蛙马上跳出来,但把一只青蛙放在另一个温水的杯子中,并慢慢加热至沸腾,青蛙刚开始时会很舒适地在杯中游来游去,到它发现太热时,已失去力量跳不出来了。


大环境的改变能决定你的成功与失败,但大环境的改变有时是看不到的,我们必须时时注意,正所谓“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太舒适的环境往往蕴含着危险。习惯的生活方式,也许对你最具威胁。觉察到趋势的小改变,就必须“停下来”,从不同角度来思考。


事实是:青蛙又不是傻


青蛙又不是傻,怎么会活活被煮死?不过还真有人做煮青蛙的残忍实验,做这个实验的是美国动物学教授霍奇森。青蛙属于两栖类是冷血动物,体温会随着环境的温度进行调整。霍奇森研究的就是两栖类可以耐受的最高温度是多少。


你看,科学家总是会给一些奇葩的实验找点很科学的借口。霍奇森选定的加热速率是大概是每分钟1.1摄氏度。他发现到了一定温度以后,青蛙会开始躁动不安,试图逃离这个环境,如果容器允许,青蛙还是会义不容辞地跳出来。所以,温水煮青蛙的故事根本就是蒙人的。


2

鸵鸟心态




你听过的:


当大漠中的鸵鸟遇到危险时,它总会把头埋在沙堆里,以为自己看不见就安全了。于是,鸵鸟心态产生了。这个看似消极的词语,却被很多人不自觉地运用在婚姻关系中,以此求得稳定美满的生活。


正所谓:婚前睁着眼睛找对象,婚后闭着眼睛过日子。鸵鸟的策略就是妥协,通过妥协而得到利益最大化的选择。非原则性的问题,采取鸵鸟策略有助于关系和谐,但在原则性的问题上,采取鸵鸟策略必须三思后行。


事实是:你当它是母鸡啊?!


其实这是视觉上的误差而已,鸵鸟体型巨大,但脑袋非常小。如果你从远处看见它们在地上啄食,它们的脑袋看起来就好像埋进了地里似的,不过它们绝不会这么做,除非它们活腻了。


但是它们确实会在土里挖洞,给自己的蛋做个窝,偶尔探头瞅两眼窝里的蛋。而真正遇到危险时,鸵鸟的第一反应是以70公里的时速跑路,如果逃不了,战上三百个回合也无妨。别小看它的战斗力,发飙的鸵鸟可以弄死一只成年雄狮。


3

鱼的记忆只有7秒




你听过的:

早在很久以前,就听说过一个故事:鱼的记忆只有7秒,7秒之后它就不会记得曾经的事情了,所有的一切又都会变成崭新的开始。所以,在那一方小小的鱼缸里面,它永远都会兴致勃勃,永远都不会觉得无聊。


有时候,我多么希望自己就是那只鱼,能够在七秒后遗忘所有。但有时,将一切都遗忘,显的是那么的可怕毕竟身边还有许多美好的人和事物,值得去珍惜。


事实是:不可以侮辱鱼的智商!


事实上,如果把“鱼的记忆有7秒”当成一个科学的结论,疑问就来了。记忆能力可以被精确到秒吗?如果鱼的平均记忆有7秒,那么一些笨鱼的记忆岂不是只有两三秒?当这些笨鱼咬了一口食物以后,会不会瞬间忘记嘴里含着的东西是什么?


幸运的是,这种状况并不存在。几乎所有关于鱼类记忆的研究都表明,鱼的记忆远不止7秒。早在上世纪60年代,当化学开始介入神经生物学的时候,就已经有人研究金鱼的记忆能力了。


1965年,美国密歇根大学的研究人员用金鱼做了一个实验。他们把金鱼放在一个很长的鱼缸里,然后在鱼缸的一端射出一道亮光,20秒后,再在鱼缸射出亮光的一端释放电击。很快,金鱼就对电击形成了记忆,当它们看到光的时候,不等电击释放到水里就会迅速游到鱼缸的另一头,以躲避电击。


设计实验的科学家们发现,只要进行合理的训练,这些金鱼可以在至少1个月的时间里一直记住躲避电击的技巧。


4

老鹰的重生




你听过的:


据说在鸟类世界中鹰的寿命最长,可以活到70岁。然而,并不是任何一只鹰都能活这么长时间。原来,鹰要想活到70岁,必须在它40岁时完成一次蜕变。因为当鹰活到40岁的时候,一切功能都已退化,迟钝的爪子已经抓不住猎物,过长的喙也啄不住食物,笨拙的翅膀更难以载动自己沉重的身体。


在这个时刻,鹰的选择只有两种:要么等死,要么重生。如果选择重生,它要飞到人迹罕至的山顶,用喙猛力击打岩石,直到脱落,等到新的喙长出来,再用它把爪上的指甲一根根拔出来,等新的指甲长出来后,再把身体上的羽毛一根根拔掉;这一残忍的重生过程历时150天,只要熬过150天,获得新生的鹰又可以再活三十年,重新称霸蓝天了。


事实是:饿150天?!老鹰又不冬眠


鹰科里有60多种鸟,平均寿命只有30年,只有美洲鹫或神鹰科鸟类可以活到六七十岁。但不管怎么样,更换喙、爪和羽毛都是完全不可能的。


喙是头骨的一部分,如果敲掉,就相当于砸掉人类的上下颌,连骨头带肉,血肉横飞,脑浆不流出来就不错了,还涅什么槃。何况这5个月,爪子、嘴和羽毛都不能用,如何进食?早就饿死啦!鹰类最长寿命有记录的是一只安第斯神鹰,人工饲养了73年。


5

老鼠制服大象





你听过的:


大象是陆地上最庞大的动物,它不害怕任何猛禽巨兽,唯独害怕弱小的老鼠,因为老鼠能在短时间内钻到大象耳朵和鼻子里,从内部化解敌人。


大象虽庞大面对自己的敌人都是以身体的庞大而取胜,但在老鼠身上就失效很多。当两个极端的东西放一块时,就会出现势均力敌的现象。最终谁会取胜,得看智慧。


事实是:这个螳臂挡车!


完全没有这回事。


无论是圈养的还是野生的大象,对老鼠都没有半点惧怕的意思。除了人之外,健康的成年大象面临的敌人很少,他们只会对不熟悉的情景和声音感到害怕。


在罗马时期大象曾被送上战场,它们因惧怕猪的嚎叫声而逃走,这才产生了关于大象害怕老鼠的传说。在动物园里,老鼠是大象的好室友,不过大象根本不搭理它们。如果真有哪只缺心眼的老鼠胆敢钻到大象的鼻孔里,一个喷嚏就能送它见上帝。


6

神秘的墓地






你听过的:


如果你忘了自己从哪里来,至少得知道自己要往哪里去,大象就是这样。当大象感到自己时日不多的时候,会在本能的指引下脱离群体,来到一个神秘的地方,孤独地等待死亡降临。这个地点很神圣又很隐秘,大象自己能找而人类却怎么也找不到,这就是大象墓地,墓地里埋藏了千百年来的大象骨骸。


事实是:嗯,又是我们可怜的大象


在解释事实前我就问一句,你相信在卫星定位技术这么发达的今天有什么地方是大象能找到而人找不到的?


其实大象体型巨大,需要摄取大量能量来撑起巨大身躯的正常运作,但是它们又天生运行着一套效率低下的消化系统,食品中60%的营养都只是在肠胃打了个转就被排出了体外。于是乎,大象一天的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吃东西,一只成年象每天要吃掉上百斤的植物,也因此他们特别容易受到食物短缺的影响。


一旦食物匮乏,它们会退到永久水源附近,然后饥饿的大象因营养不良导致低血糖,继而诱发酮症(酮症表现为嗜睡)。大象开始困倦、昏迷,不再有力量离开水源探寻新路。终于有一天,它们站不起来了,先后静静地离开这个世界。所以,水源附近才成为大象尸骨聚集的地方。



延伸阅读


从心灵鸡汤管窥社会文化的变迁




一个青年怀揣理想去见禅师,希望能得到他的帮助和指点。


青年:“我有一个理想,如果实现了,世界将不再有纷争。但是,实现这个理想需要很多钱,大师能帮我吗?”


禅师听完,拿出一双小孩的手套和一顶小孩的帽子让青年戴上,问:“你有什么感觉?”


青年:“手、头有点紧。”


禅师:“我也是。”


这些年,诸如此类“青年VS禅师”的反鸡汤小故事在网络上极为流行,它们的出现并非偶然,反应出的普遍公众心理,是对心灵鸡汤的警惕、反感乃至诟病。回顾国人被鸡汤“熬”这二三十年,可以管中窥豹,一瞥社会文化之变迁。


熬汤者的“封神时代”


“80年代末90年代初,心灵鸡汤的兴起是有时代原因的,‘文革’结束后,禁锢少了,经济发展很快。‘衣食足而知荣辱’嘛,有的人富起来了,有的人下海经商赚了钱,但在精神层面,是空虚的,对于未来也是迷茫的,这时,就需要一些心灵上的慰藉和指引。”知名民营出版家贺雄飞这样告诉廉政瞭望记者。


当年,就读于北京经济学院的贺雄飞与同龄人一样,抱着单纯的理想与期望。后来他埋身图书馆,借助大量文字忘却伤痕、寻找未来的出路。这时,汪国真的诗歌“像一道光”映入眼帘,打动了他。


“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我不去想能否赢得爱情,既然钟情于玫瑰,就勇敢地吐露真诚……(汪国真诗歌《热爱生命》)”优美的措词与勇敢的气魄,对于贺雄飞那一代年轻人来说,不仅是鸡汤,还是加了冬虫夏草和各路大补药的鸡汤,专治萎靡迷茫、不知所从,真有令人荡气回肠、茅塞顿开的药效。


贺雄飞随即与人合编了一本《年轻的潇洒:与汪国真对白》,当时,还没大学毕业的他编这本书,只是出于慰藉心灵的目的,没想到1991年初此书一出版,立即热销40多万册。汪国真迅速成为“精神领袖”和“青年导师”,北京的高校甚至定期召开汪国真的读诗会,其热度丝毫不亚于“四大天王”。



一名女读者这样评价汪国真和他的诗歌:“说句很花痴却也很实在的话,我一直是把汪国真当理想男友一样看待……他默默无闻时的腼腆而张扬和爆炸成功后的自恋而放肆,都是那么本真的颜色,像芦苇荡里的茫茫白穗,纯洁飘扬。”


“‘汪国真热’掀起了心灵鸡汤体的写作,因为有读者和市场,自然有生产者。”贺雄飞说。尤其是以《读者》为代表的杂志,其中的名人轶事或励志故事浓浓的鸡汤味,伴随着无数少男少女度过了懵懂的青春期。


各路演讲“大师”也趁势勃兴,备受青年学生欢迎的李燕杰便是那个时代的代表人物。李燕杰的演讲主要围绕青年面临的问题展开,如理想、成才、婚恋、家庭、自我修养……中心思想无非励志、人性、真善美。


一时间,全国各地涌现出一大批山寨李燕杰的演讲者,自称“纺织李燕杰”“辽宁李燕杰”“煤炭李燕杰”等,他们可谓中国第一批“鸡汤大师”,所到之处,受到青年学生、商业精英等拥趸的热烈欢迎。彼时,稍微有点手艺的鸡汤熬制者,经过商业包装,都容易“封神”。


“那时候,改革开放才刚被提出来,人们的内心仍很封闭,整个社会还处于革命的语境当中。在那种形势下,忽然有人跟你说,要自我奋斗、要成才;敢于提出来要追求真善美,我们听了以后,内心都很激动、非常受启发、受鼓舞。”一位听过李燕杰演讲的人回忆说。


个性时代,一碗鸡汤治不了所有“疑难杂症”


2015年4月26日凌晨,汪国真先生因病去世,再次引发了人们对汪国真诗歌的争议。


支持者认为,汪国真的诗歌影响了一个时代,在90年代初“开放”的关键时期,汪国真让年轻人回到了个体的感受。


反对者则将汪国真封为“鸡汤鼻祖”,认为他的诗歌是一剂麻醉针,是文化贫瘠的年代趁虚而入的产物,“很多人看似纪念汪,只因汪是他们青春期的酵母,他们在玩青春自恋而非青春纪念。汪的送葬队伍里固然没有敌人,但有很多最后一次消费他的消费者。”


诗人、评论家朱大可对“鸡汤”说法表示认同,并感叹“文化贫瘠时代的中国人,对鸡汤的记忆、嗜好与依赖,已经到了令人心痛的程度。”


此时,距离“鸡汤大师”的“封神年代”,已经过去了二三十年。世界,早已不是当年那个“鸡汤大师”一呼百应从者云集的狂热世界。


伴随着文化的日益开放和网络的普及,信息量不断增加乃至爆炸,个人自治的时代已然来临。公众不需要谁来手把手地教自己做人,也不需要千篇一律的“心灵按摩”。浩如烟海的资讯和APP,让自由选择和个性定制成为了大众特别是年轻群体的首选。



一碗鸡汤治不了所有“疑难杂症”,个性化而带着娱乐气质的文本,反讽、幽默、调侃的文风才是令消费者倾心的主流,这是罗振宇、咪蒙、六神磊磊们大行其道的世界。他们总是与读者平等对话,分享体验和知识,不再有打鸡血的引导与被引导关系。毕竟,这个时代装“导师”模样的人,不太讨人喜欢。


一名网友坦言:“我是初中开始看《读者》《青年文摘》这类杂志的,刚开始感觉这些文章很奇妙,充满正能量,可以缓解学习的压力。但是到了高中,我便像躲我最不喜欢吃的肥肉一样不看那些杂志了。”


年龄与阅历的增长,认知能力的提升和自我意识的增强,都在衰减对心灵鸡汤的依赖心理。说到底,传统的鸡汤怎么也绕不开“引导”、“抚慰”、“鼓励”等主题。当一个人心智趋于成熟,阅历趋于丰富,再回头去看曾经喝过的鸡汤,难免会发现它们不切实际甚至牛头不对马嘴。


鸡汤体是最入世的体裁,认为整个世界是可知可预测的,一篇鸡汤文犹如一次自我宣告胜利的盲目自恋和自我崇拜,也是对归纳法的严重蔑视,而在个性化诉求的时代,这种方法论显然行不通。


有的励志鸡汤显得无比廉价,尤其在坚固的现实壁垒面前;有的心灵鸡汤提倡快乐哲学,刻意回避导致痛苦的根源,把痛苦看作自己内心的事物,在客观上是为不合理的现实辩护。这套理论和认知逻辑,对改进社会和制度建设,有害无利。


有人就用这样的故事表达对某些“假大空”鸡汤的讽刺。黄鼠狼在养鸡场的山崖边立了块碑,上面写着:“抛弃传统的禁锢,不勇敢地跳下去,你怎么知道自己不是一只鹰!”接下来这几天,这畜生每天都在崖底吃着摔下来的鸡。


好的心灵鸡汤是什么配方?


如今,那些充满了正能量、励志成功学的小段子,还在不同年龄、不同知识层面的群体中广泛传播。渔夫和企业家的故事就不用说了,各种掉下来的天使、善良好运气的年轻人也隔三差五地出来给你心灵安抚和人生指导。


虽饱受争议,心灵鸡汤却仍受一些人欢迎,那是因为这些小故事通过有趣乃至离奇的情节,诠释一个道理或一个法则,是一些人喜爱的智慧快餐。


当然,对于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出生的人来说,心灵鸡汤在他们的青春岁月产生了不可磨灭的印记,他们对鸡汤体的偏爱,有一种情怀在里面。


但是不可否认,在具有消费活力的年轻人群体中,这类心灵鸡汤基本失去了生存市场。豆瓣知乎上的各种反鸡汤联盟、网络上见鸡汤便吐槽的舆论调子,便是证明。难道,鸡汤真的走到穷途末路了吗?



追溯“心灵鸡汤”的源头,这个名词最早出现在1993年由美国人杰克·坎菲尔德编写的《心灵鸡汤》丛书中。始作俑者也没遮掩,大意就是说我们这个心灵鸡汤就是一些哲学思辩和心灵励志,每天来一点儿,虽不顶饿,但能祛祛寒暖暖身。


从广义上来讲,心灵鸡汤一直存在于人类文明史中。《道德经》中的“知足常乐”、“天长地久”、“上善若水”;《菜根谭》中的“从静中观物动,向闲处看人忙,才得超尘脱俗的趣味”,不也是鸡汤吗?


由此看来,从古至今、国内国外鸡汤一直都在,在可预见的未来,也还将继续存在。只是,大众的审美标准在进化,好的心灵鸡汤,更需要用心熬。


有一部电影叫《127小时》,影片根据真实故事改编。故事的主人公是美国登山爱好者阿伦·拉斯顿,2003年5月他在犹他州一座峡谷攀岩时,因右臂被石头压住被困5天5夜,为了逃生,他强忍剧痛,以短刀自行将右臂手肘以下切断而脱困。当大家都在为他惋惜时,10个月后,他却开始继续未完成的计划,追寻登山梦。


这不正是当年《读者》上诸如“断臂保命”之类的心灵鸡汤吗?同样是讲一个道理,有的鸡汤成了鸡肋,只能永远沉睡在老朽的时光中任人遗忘;有的却散发出强劲的生命力,在绵长的时间里令人欢欣鼓舞又令人暗自垂泪。


这种美味的鸡汤还有很多,如《光辉岁月》《光荣之路》《心灵捕手》《灵魂冲浪》《弱点》……它们之所以能让人铭记,是因为它们都不缺乏这些元素:经得起推敲的现实逻辑、经得起玩味的美学细节和经得起考验的普世情怀。


学术合作联系人:聂智洋(微信号:i87062760),添加时请注明:姓名+职称+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