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印度经济增速超过中国?别搞笑了,库叔教你识破GDP“诡计”

印度经济增速超过中国?别搞笑了,库叔教你识破GDP“诡计”

2017-03-14 20:00     财经     来自:瞭望智库


在过去30年,印度经济总量与中国的差距越拉越大,不过通过变个“戏法”,印度的GDP增长率就超过了中国。从辽宁GDP作假事件来看,政府为了“面子”损了“里子”,GDP数据到底有多重要? 稍微了解各省经济发展情况就会发现,越是富裕的地区就越不在意这个数据。 


围绕GDP,争议重重,这个数字到底代表着什么呢?


文︱瞭望智库特约科技观察员陈经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在所有经济学名词中,GDP几乎可以说家喻户晓。它又很容易引发误解,各国、各地区统计差异非常大。


2017年2月22日,统计局公布了31个省份2016年的GDP数据。其中,辽宁省的数据引发了较大关注——名义GDP为22038亿元,相比2015年的28743亿元暴跌23.3%。显然,辽宁省是在对各类经济数据“挤水分”。


而印度刚报道2016年四季度GDP增长率7%,超过中国,这个数字可信吗?


1

GDP戏法:印度经济增速是如何超过中国的?




例如,印度刚报道2016年四季度GDP增长率7%,超过中国。这让市场大跌眼镜——难道废钞引发的经济混乱毫无影响?实际上,2015年初,印度政府曾直接调整统计方法,将2014财年的增长率从4.7%上调至6.9%。


从印度这个例子里,我们看到,GDP数据,特别是GDP增长率,有时在更大程度上是一种宣传性数据。


GDP对应的是一国或者地区所有有效经济活动的总和,统计起来难免有错漏,这个可以理解。例如“真实”GDP为50万亿,因为统计误差,统计成了49万亿或者51万亿,都是正常的事。


但是表现在经济增长率数据上,一点统计误差就会被放大。假设上年GDP数值为47万亿,统计成51万亿时增长率是8.5%,统计成49万亿时增长率将只有4.25%,这就很难看了。


印度GDP总量只相当于中国1/5,按总量没法跟中国相提并论,只有在增长率上还能想点办法——只要加点小调整,把6%调整成7%,就能说经济增长率超过中国,宣称在世界主要经济体里增速最高,前景一片大好!


这确实是个绝妙的主意,这一招让人十分佩服。


2

越是富裕的地方越不在意统计数字




也有相反的例子,一些地区可能对经济增长率并不是太在意。


如广东、浙江等珠三角、长三角的省份,因为经济结构本身就足以对全球企业产生强大的吸引力,多年来,并不太需要拿高经济增长率来吸引投资,就不会过于在GDP统计数字上想办法。


在这种情况下,一些小规模民营企业的经济活动没有被统计进来,也是可以理解的。年头长了,当地就会形成统计习惯,没有被统计到的那部分经济规模可能很高。


例如,2016年广东GDP为79512亿元,山东为67008亿。这么看来,广东的优势并不明显。


但是,看两地的其余财经数据,就能发现差距了:广东省2016年财政收入为10390亿元,而山东为5860亿元。


类似广东和山东这样的GDP统计差异,是在正常范围内的。在对一国或者地区经济运行情况进行规划分析的时候,只要在连续数年内GDP统计方式一致,GDP和GDP增长率数值还是有很大参考意义的。


例如,2011年之后中国GDP增长率明显下降了,从持续多年的双位数字超高速增长,逐渐转向6-7%的中等增长速度。这个统计能和多种经济现象相互印证,可作为经济分析可信的宏观基本面出发点。广东或者山东自己根据本省经济增长率变化,也可以得出类似结论。


这就是GDP统计的意义所在,虽然有这样那样的统计误差,甚至系统性的误差,还是应该把统计做好。


3

GDP作假:赚了“面子”损了“里子”




但是像辽宁这样肯定是不正常的——维持GDP排名与增长率的“面子”,在2011-2014年统计中狂加水份。明明经济出了重大问题,真实经济情况不好看,却对GDP数据进行粉饰,这是非常恶劣的造假,会严重影响经济决策。


辽宁省名义GDP为22038亿元,相比2015年的28743亿元暴跌23.3%。显然,辽宁省是在对各类经济数据“挤水分”。不仅是GDP,固定资产投资额下滑得更为夸张,2016年同比下跌63.5%。中国GDP的构成中,投资一般是最大的一项。投资额这种幅度的下降,对GDP统计冲击特别大。


辽宁省新一届领导班子,能够痛下决心挤掉水份,完全正确。也只有这样,才能突显经济遭遇的重大困难,实事求是地去想办法解决。


对于在经济上遇到的问题,中央或者地方并不是束手无策,但是,统计数字靠谱,各级机关才能从中找到患处、对症下药,并观察政策效果。


4

山东超过广东?无厘头的排名争之无益




前些年,某些媒体热衷于机械地比较江苏或者山东与广东的GDP数值,盘算能不能让这些省份超过广东、排到全国第一,以此搞个“大新闻”。


实际上,这种名义上的排名,争之无益。


如果GDP排名超过了,实际经济情况却对不上,只会让行家耻笑,群众也不会接受。


如这种“排名竞赛”真的发生了——相关省份争着以修改统计方法的手段争第一,只会让人笑掉大牙。


还有一种做法,将中国某省的GDP数值,经过汇率折算以后,与其它国整个国家比较,这种比较的统计误差很大:


如果比较的对象是经济欠发达的国家,就得出结论,说某省“富可敌国”;

如果与发达国家对比,虽然我们GDP总量更高,但由于中国一个省的人口可能远远超过人家一国,这种比较就可能会掩盖人均GDP的巨大差距,拔高中国的发展程度。


从总体水平来看,中国并没把GDP统计多了,根据老百姓普遍的生活水平与实物消费数值,我们就会发现,相比世界各国,中国的GDP统计是明显趋向保守的。


例如,中国空调的市场渗透率高达60%,远远超过众多人均GDP超过中国、气温比中国更高的发展中国家。


5

如何正确看待GDP?




实际上,中央政府对于地方各省与直辖市的GDP统计情况十分了解。因此,国家统计局报出来的全国GDP数值与增长率,并非只是简单地将各省的数值汇总就完事了,而是会常规地向正确的方向调整。


因此,全国的GDP数值与增长率,比起分省数据明显波动要小一些,参考意义更大。


各省统计部门,应该学习中央的统计调整精神,吸取辽宁的经验教训,务实求真,把GDP统计做好。


我们要理解GDP数值的统计性意义,不要片面以为GDP就真能代表国家与地区的经济活动。同时,也要理解GDP统计中不可避免的误差以及统计方法差异。


长远来说,GDP统计还是会围绕真实情况波动的,统计误差不会积累出质变——因此无论印度怎么在GDP统计变戏法,得出自己经济增长率超过中国的结论,其经济总量和中国越拉越大的差距是不会真正发生改变的,过去30年如此,之后也不会发生什么戏剧性变化。


学术合作联系人:周邦民(微信号:i87062760),添加时请注明:姓名+职称+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