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牛!中国山寨苏联导弹10天拆成2万个零件仍能组装如初

牛!中国山寨苏联导弹10天拆成2万个零件仍能组装如初

2017-03-12 12:22     社会     来自:军武次位面

看着天安门前阅兵时经过的我国自行研制的DF导弹系列,此时此刻我们不能忘记58年前曾为开创我国导弹事业付出辛勤努力的奠基人。



▲交接仪式站立者左起4钟夫翔、5安东、6林爽

7梁守槃、8任新民、签字者为史成章


我国的第一枚近程导弹“东风一号”(1059)是仿制苏联已退役的P-2导弹,但是在开展仿制1059导弹前还在1957年接收了二枚用于P-1导弹。这是苏联根据德国V-2导弹制造的第一代液体推进剂的地地弹道式导弹。一发是供教学用的解剖弹,一发是完整的实弹。据送弹来的苏联专家说,这枚完整的导弹可以加注推进剂并初级点火。


当时接收这两枚导弹的是国防部五院六室(导弹总设计室)。六室主要工作是拿这两发弹练兵,首先是了解它的构造性能,然后按照它进行反设计。为此,就得将这枚实弹拆卸开来测绘。


▲苏联P-1导弹


要拆卸一个直径近2米、长度近20米的实弹,需要一个相当大的工作场地。但是除了存放导弹的库房外,在院墙内找不到更大的厂房。这库房是二座小平房,内宽不足6米、梁下高度不足3.5米,一双轻轨贯穿着这两个房间,轨道上有铁轮架车架着导弹,一间房内放一发。房内空地虽已不多,挤在里面还可勉强拆卸,但防磕碰、保部段安全成为要特别注意的问题。


为了拆卸几个大部段,必须有吊车把小吊车的支架在房内撑起来,吊钩升到最高位置还是低于部段的中心线!吊不起来,怎么办?幸好在二座库房之间有个6平方米的天井,把吊车架在这里,导弹架车在铁轨上来回推动,凑到吊钩下,部段就可以吊起来了,因此拆卸场地就定在弹库中。


全弹拆卸工作由六室结构组的设计员进行,并从空军请了二位机械师来帮助。这些人中谁也没有拆卸过这种导弹。、大家共同研究拟定了拆卸工艺程序:先拆哪里,后卸哪个部件,卸下的部段、组件放在什么地方。为大部段做好存放支架;为小零件准备了包装纸袋,装入后要写明件数、编号。螺钉、螺帽、垫圈卸下后应成套拧在一起,再装入纸袋。


开始拆卸时,重要的部位由机械师老师傅先试拆,简单的部分则由结构组的人轮流干。总共十来个二、三十岁的中国技术人员,就这样小心谨慎、有条不紊地第一次把一个完整的弹道式导弹拆成零件、组件。苏联的P-1导弹总共大约有2万多个零件,中方拆卸一共花了10天时间。


▲P-1导弹


接着就由各专业组分别对负责的组件进行测绘、测试工作结构组就在拆卸场地对大部段测绘草图;控制系统的仪表器件和电缆网由控制组拿回办公室去测试、绘图。全套发动机交给发动机组进一步拆开。按组件指定专人负责,用一般工具在钳工台上把大大小小20来个活门、减压器等一个一个拆开,成套拿回办公室测绘。


测绘的图纸上,除画出正确形状、注明尺寸公差外,还应写上使用的是什么材料。为此六室请二机部的第四研究所(即航空部的材料工艺研究所)的人来协作。谈到如何鉴定这些导弹零件材料化学成份时,他们说还得用定量分析的老办法,一种材料最好取样半市斤,最少也得100克。微量分析的条件与技术还没有具备,只有看谱镜只能定性,定量不准确。因此决定由他们派专人来采取。隔几天取一次,先后约一个多月。到1958年初,分析化验结果陆续送来,由新成立的七室接收整理。


半年后,测绘工作完毕,原班人马再进行装配。请回来空军机械师,让他监督指导,不必动手,装配工作全由我们自己干。花了十来天时间,完完整整装回原样,零组件一个不缺,螺钉垫圈一个不少。除一根约2米长的细空气导管因调整形状断裂外,其他零组件没有损伤。最后用吸尘器将内部打扫干净,用细布抹净外面,一个完完整整、干干净净的P-1导弹实弹又雄踞在小库房中。


▲中方吊装导弹


这两发弹在五院完成了历史任务后,把它们送到培养新生力量的岗位上再显风姿。解剖弹于1958年春送给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夜间在丰台军用仓库站台装入专用运弹车,哈军工七系主任戴其胜和苏联专家到站台看装车。运弹车挂在特快客车末尾,直达哈尔滨,夜间卸车,安全送入该系的陈列大厅第二天早晨双方交接签子。另一发弹于1958年夏送去北京航空学院。午夜以后,沿途断绝交通,让这个伪装好的庞然大物通过,到北航时已近黎明。


原文来源:天天快报 

作者:诤闻军事


点击阅读原文,即可下载诚意满满的坦克战争手游《钢铁雄狮》

商务合作请联系QQ:29014134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