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娱乐> 重回母校当考官,又宣布暂退娱乐圈,胡歌把自己活成梅长苏!

重回母校当考官,又宣布暂退娱乐圈,胡歌把自己活成梅长苏!

2017-02-17 22:18     娱乐     来自:芭莎娱乐

近,2017年的艺考正如火如荼地展开,芭姐本来以为,在这段时间里,自己大概又要被每年看800遍的“XX校最美考生”话题刷回屏


却不想,今年的艺考考官竟然破天荒地比考生更让人完全移不开眼:


先是姚晨担任上海电影学院艺考考官,直言考生“过度整容很难过初试”被全国人民大点赞


再是你们的苏哥哥胡歌今年竟然也戴着小黑帽,穿着小皮衣,现身自己的母校上海戏剧学院做考官!


先不说#胡歌担任上戏考官#的话题现在到底有多热,就说大家衍生出来“考场遇爱豆到底怎么办”的问题究竟该咋解决


当然,还有网友在留言中哭天抢地:为什么同样是跑去上戏参加艺考,我就偏偏没赶上有苏哥哥的场子啊!


芭姐也是服气脸:这咋考场见了爱豆,也不紧张了,也不害怕了,满脑袋就一个大大的“喜”字哐当哐当根本停不下来


不过真不是芭姐说,这个安安静静坐在考场上的胡歌真的很像我们记忆里真正老师该有的样子——没有明星的光圈,温和却严肃地在评判


这不免让芭姐联想到,前几天,那个被路人在赴美签证处偶遇的胡歌


路透的照片很模糊,可他笑得却让人很舒服——像老朋友,像旧相识,也像人生里擦肩而过的很多满满善意的过路人


看着这样的胡歌,芭姐突然有了几分的感慨:大多数时候,我们很难感受到自己的成长,却总能无比清晰的看出时间在别人身上留下的痕迹


十几年后,我们的李逍遥,偶尔还是会俏皮可爱,还是会有飞扬的唇角


但更多时候,他变得更像是炉火边眉目坚定的梅长苏——他终于把自己从一张纸,活成了一本书。


人生总是祸福难料,幸好有人能把命运给的牌打到最好


其实,芭姐并不想老生常谈,像所有写胡歌的文章一样,反反复复地给你们从头捋胡歌的成长史


因为爱他很久的朋友大概早已经能把他人生所有的大事记倒背如流,而没那么爱他的朋友更是不需要我来多此一举


所以这次,芭姐也不想跟你们义正词严地讲什么励志鸡汤梗,只是想安安静静,跟你们絮叨絮叨我一个老朋友的故事。


提起胡歌,就算不讲成长史我们也绕不开李逍遥,因为彼时还青涩幼稚的逍遥哥哥,他一个回眸里藏的是我们一代人再也回不去的青春


在《琅琊榜》霸占电视的那一年,我们小时候的偶像也成了爸妈的心头好,很长时间里大家都在说,这个梅长苏真好,一点儿也没有现在年轻演员的张扬和浮躁


可也是那一年,我们中很多人对着电视咬着被角哭:明明饰演少年林殊的人并不是胡歌,可我们总会不自觉把李逍遥的脸带进属于小林殊的剧情里——因为李逍遥有着跟苏哥哥相似的眉眼,却截然不同的眼神


当年那个无忧无虑的李逍遥,太像《琅琊榜》中每个人都在说,我们却始终无缘一见的,金陵城里最明媚的少年林殊


其实芭姐当时很想给父母讲讲,那个年少轻狂时的胡歌,他当时真的是没什么演技,他当时也真的是靠着美颜盛世走天下


可那个时候,似乎也不怎么需要他有演技:李逍遥,宁采臣,董地瓜——他只要眉目清朗的站在那里,就能很完美地还原那些奇闻里,传说里最好看的风景


但宿命这东西还真是谁都说不好,后来,胡歌在事业鼎盛的时期遭遇车祸,从死亡线上挣扎爬回来,却面目已改


有那么几年,戏里的胡歌总是留着厚厚的刘海,看起来他还是那么笑,还是那么闹,但他的角色却总是不开心


《神话》里的易小川穿越千年,空有穿越男主的金手指,却要眼睁睁的一个一个失去自己爱的人


《剑蝶》里马文才的转世马承恩,刘海下的眼睛里总是噙着满满的伤心:青梅竹马敌不过一见钟情,最后他最爱的女人还要自尽在嫁给他的喜轿里


《仙剑三》里的菜牙,前世因为天下苍生离开了夕瑶,这一世再次为了黎民百姓放弃了雪见


当时,很多人说,胡歌不再是最英俊的古装小生第一人了,也有很多人说,胡歌的路也就到这儿了,大家语气里满满同情,却比真的奚落伤人得更彻底


漫长的痛苦,艰难地恢复,从黑暗里爬回来的这条路,林殊走了11年,胡歌用了整整六年


六年之后,胡歌站上了《如梦之梦》的舞台,每一场一站就是八个小时:他不再需要刘海遮住伤疤,就那么明晃晃地站在舞台最亮处的灯光下


他带着他的第五号病人,终于在崭新的世界里找到了真正的安稳


也是自此以后,他再也没刻意用刘海掩饰过什么,《生活启示录》里,他可爱爽朗地谈了一场姐弟恋,不那么惊天动地,不那么浪漫传奇,可却温暖到了骨子里


《风中奇缘》里,他成了永远坐在轮椅上的九爷:残缺,苍白,多智近妖,却没比战马之上威风潇洒的霍去病差了半分


直到《琅琊榜》中的梅长苏,他一直浅浅淡淡,目光深长,故事不到结局,我们就永远不知道苏先生究竟在想什么


芭姐原以为,所有的复仇都应该是热血的,是激烈的,却猝不及防地陷进了梅长苏的复仇里:带着满满的伤心,满满的遗憾,满满的绝望


我至今都记得,梅长苏对着火盆说“你知道我这双手,以前也是挽过大弓,降过烈马的,可是现在只能在这阴诡地狱里,搅弄风云”时的样子,他没哭,甚至还嘴角微扬,但却伤心得能漫过屏幕,淹没人心


这是林殊的成长,是胡歌的成长,又何尝不是我们的成长?再也不是一哭就有糖吃的年纪,我们的难过,失望,沮丧都被藏进了成长里,不过是有人快一点儿,有人慢一点儿


能慢一点长大是福气,可被命运追赶着成长起来的人们也因为各自不同的选择,收获着不一样的结果


现在的胡歌,他很爱旅行,很会拍照,相机里的风景总是或细致入微,或辽远广阔,让人心都跟着辽阔


他也很爱演戏,但越接越少,越接越精,一言不合就任性给自己放个大假,一个调皮就不一定又在哪个话剧舞台上被你抓到他


2017年春晚后,胡歌正式宣布他即将远赴美国主修导演,近两年应该不会再接什么戏了


他满满深情地对粉丝表示:17年自己有个大计划,未来一两年很难看到新作品,我的计划是我要去学习,希望你们可以支持我,鼓励我


习惯极致的喧嚣后,也甘于享受最平凡的寂静,这一刻的胡歌,不再只是一个明星


连上这次“胡考官”的新闻,有很多迷妹们叹息,追个爱豆真难,不是要拿准考证当入场券,就是一两年找不到偶像的影子,真是让人心好累


但更多粉丝却很骄傲地说着,因为我爱的人是胡歌,真是想想都自豪


其实,芭姐也一直有一个关于李逍遥的执念,总觉得现在的胡歌是很好,可世间却再也没有了那个邪邪一笑,就能让我整个青春都被晃花眼的李逍遥


可当金鹰节颁奖典礼上,胡歌鞠着躬向李雪健先生致敬时


胡歌说,自己离一个真正演员还太远时


他在自己事业最好,风光最盛时,选择默默远走,重新学习时


芭姐突然在一瞬间释怀:谁说李逍遥不在了呢?明明那个世间最明媚的少年一直活在胡歌的骨血里,跟他一起成长,一同历练


总有一天,他们会像梅长苏和小林殊一样重逢:来时素衣白衫,满腹机诡,去时遥望狼烟,跃马扬鞭


时光匆匆,我们都很难发现自己究竟是怎样地长大,究竟是哪年哪月的哪一天,哪一个决定就让我们一生都改变


但我们却能清楚地在别人的成长里得到时间给的答案:人生里其实一直没有什么好牌,烂牌之分,只有想改变和不想改变的区别


年少时,我们都曾是一张单薄苍白的纸片,然后穷尽整整一生,努力把自己写成一本有故事的书


胡歌的这本书还没写到一半儿,目录里却已经写满了传奇,可不知道属于我们自己的书现在又写到了哪里?


只是希望那个被留在回忆里的十几岁的我们啊,有朝一日,你会像李逍遥遇见苏哥哥一样,对长大后的自己感到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