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美国的耻辱:638次暗杀他未遂,派去的女杀手还给他生了个儿子

美国的耻辱:638次暗杀他未遂,派去的女杀手还给他生了个儿子

2016-11-27 16:25     军事     来自:瞭望智库


据新华社哈瓦那电,古巴领导人劳尔·卡斯特罗25日晚发表全国电视讲话时宣布,古巴革命领袖菲德尔·卡斯特罗逝世,享年90岁。


本文由瞭望智库综合自新华社客户端、微信公众号“我报道”、“侠客岛”、“东东和西西”、“世界华人周刊”等


古巴革命的英雄和领袖、一个在美利坚后花园举兵起义、缔造了一个被经济封锁半个世纪仍宣称永不投降的社会主义国家、被一些人爱至灵魂深处也被一些人恨之入骨、凛然宣称“历史将宣判我无罪”的传奇男子——菲德尔·卡斯特罗逝世,享年90岁。

 

作为创造了一段传奇的历史人物,菲德尔·卡斯特罗和他领导的古巴革命、古巴社会主义建设的传奇经历、不凡创举已经为人熟知,而私底下,作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他是谁?


菲德尔·卡斯特罗,1926年8月13日出身大富的庄园主家庭,父亲是当地有名的甘蔗园主,娶了两个老婆生了五兄妹,一家人从不用为钱烦恼。



菲德尔·卡斯特罗从小看的都是英雄传记,崇拜历史书里的玻利瓦尔和圣马丁。看着看着,菲德尔·卡斯特罗自己想当英雄。



他革命的第一个对象就是自己家庭,13岁就组织罢工反抗老爸,这思想境界也是real高。。。一张嘴特能辩论,考进哈瓦那大学学法律,当时全国都想把亲美政权拉下台,他喷起美国来根本不休息,一天只睡三四个小时。




一身精力没处用,读书只能算小菜,他20多岁就拿到法学博士,专门给穷人当律师批斗富人。他的大菜是干革命,在大学里就带人搞运动,被人拦截。他跳进大海,海里鲨鱼出没,要是别人都玩完,他自己淡定游了几小时上岸回家....。这就是传说中自带光环的不死鸟。



卡斯特罗出身富裕,喜欢雪茄和名表,还是个棒球高手,气质品位不一般。



这只不死鸟气场强大,吸引女人,却不可能跟哪个女人能长久在一起。他23岁就跟富家女米尔塔结婚,女方年轻美貌,给他生了个儿子。



但他不爱在小家庭呆着,一边当律师一边想竞选议员上位,但当时的领导人巴蒂斯塔为了坐稳位子,连国会选举也取消,认了美国当爸爸。



这招挡不住卡斯特罗,他自己当起义军总司令,带着游击队血战↓↓ 最后亲美的巴蒂斯塔下台,卡斯特罗手下只幸存12个人。



当时这只不死鸟才32岁,年轻的孤胆英雄上任大位,不但受全古巴膜拜,连美国和苏联也抢着拉拢。



在崇拜英雄的美国人眼里,这个大胡子硬汉跟电影明星一样,刚到美国就有一堆美女围上来送请帖,邀他参加新闻界舞会。



给19岁的拉普伦萨选美冠军签名,冠军主动献吻↑↑↑



接受采访时是这样↑↑↑



好莱坞女星玛琳·奥哈拉与英国演员亚利克·基尼争着跟他合影↑↑↑



他是最早的表叔,经常手戴2块劳力士手表,嘴里叼着雪茄,这是卡斯特罗1963年在克里姆林宫的模样↑↑↑



镜头拉近看一下,苏联人只能笑嘻嘻地等着“表叔”抽烟↑↑↑




这种狂妄的气场吸引了很多女人,光孩子就生了起码10个。他第一任妻子米尔塔跟老卡思想境界相反↓↓ 



老婆觉得卡斯特罗成天打仗不靠谱,婚后7年就离婚了,带儿子到美国和西班牙生活。但心系卡斯特罗,晚年老卡生病时,米尔塔又赶回古巴去看他。




卡斯特罗后来碰到了达莉亚·索托,女方是老师,比他小20岁,从年轻时就跟着他,生了5个儿子也没能上位,直到卡斯特罗都变成老卡了才正式结婚。



为啥一直没结婚呢?还是那句话,他的崇拜者太多,有点忙不过来。。。除了一直没结婚的“第二任老婆”以外,至少有5个女人给卡斯特罗生过孩子。




最有名的是纳塔利娅·雷韦尔塔。此女是社交名媛,跟老卡一样又出身富裕又有政治头脑,热烈拥护卡斯特罗干革命,还生了一个女儿,名叫阿林娜费尔南德斯。



连中情局派来的美女特工,不但没杀老卡,还给他生了个儿子,叫安德烈斯。


美女特工叫玛丽塔·洛伦茨,小时候在德国纳粹集中营生活过,跟着父亲逃到美国做小秘书,身份普通长得美貌,被CIA相中当特工,派父女俩执行暗杀老卡大计。小姑娘才19岁,还没啥人生阅历,跟父亲坐着邮轮到古巴的第一天,就对卡斯特罗一见钟情↓↓ 老卡成了她初恋,她很快怀孕。




没多久老卡得到情报,知道她来头不对。他是个性情中人,拔出枪递给她:‘给你,你可以杀了我。’结果玛丽塔哭出来了,手枪扔到一边:“我第一次就没想杀你,现在也不想”。



美人局布置这么周密,被美人临时变计,放走了老卡,整个故事比《色戒》还传奇,也成了美帝的笑话。



这个笑话笑了几十年,今年3月有消息称要公开拍电影了:索尼影业找大表姐詹妮弗·劳伦斯出演女间谍↓↓ 演这段“我的女友要杀我”的传奇爱情。




卡斯特罗身边的美人来了又去,谁都没盯着他要结婚。第一任走人了还心系着他;第二任老婆跟他到54岁才正式结婚。那个女特工玛丽塔↓↓ 因为美古断交再也没见过老卡,最后悔的一件事是没留下:我能跟他在一起就够了,我知道他不会和任何人真正结婚,他娶的是整个古巴。



这个娶了古巴的老卡,掌权古巴半个世纪,是对抗美国的半个世纪。



他不让美国在古巴经营,从种植园到赌场,各行各业大权收归国有,美帝发狠整他,至少搞过638次暗杀,都没成功。




结果美国换了九任总统,他还在国际舞台上,仍在骂美帝,是美帝的眼中钉、肉中刺。


他拥抱好朋友,与中国关系甚密。



前年见了习总书记。老卡老了,还有硬汉气质。



法国总统奥朗德去年访问古巴,有幸见到老卡,双手放膝上好好听讲。



美国前总统小布什甚至公开说过:上帝啊,赶紧把他带走吧!


看完他的传奇一生,还不够,人说“一千个读者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接下来我们还要给你讲几件他的故事,从我们要讲的这些故事中,你或许会得到关于菲德尔·卡斯特罗的属于你自己的答案。


1

七把枪打天下的故事




讲述者:劳尔·卡斯特罗
菲德尔的弟弟和战友,2008年接替兄长,担任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古巴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


劳尔比二哥菲德尔小5岁,21岁那年就跟着哥哥一起参加了攻打蒙卡达兵营的战斗,然后跟哥哥一起被关进监狱,一起流亡,一起搭乘着小船“格拉玛号”潜回古巴,一起发起和领导了马埃斯特腊山的游击战争,革命胜利后一直担任古共中央第二书记和国务委员会第一副主席兼革命武装力量总司令,直到2008年菲德尔宣布退休,劳尔一直是哥哥的有力副手。

 

劳尔从不掩饰对哥哥的崇敬。他形容菲德尔是这么说的:“我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人——我这么说是有充分事实根据的——能够比得上菲德尔,面对重大困难而意志更加顽强不屈。”



菲德尔·卡斯特罗与弟弟劳尔·卡斯特多(左)。温贝尔托·马约尔(Humberto Mayol)1983年摄。


劳尔说,请大家自行想象组织一场攻打要塞蒙卡达军营的战斗、打响反抗暴政的第一枪需要付出多少努力,再想象一下在严酷镇压下,短短几小时内聚集起来的那么多能量和希望化为泡影,那么多鲜血抛洒,随之而来的是囹圄、流亡、重新集结义士、搭乘小小格拉玛号扁舟潜渡回国、组织地下革命运动,并且身在追捕之下、暗杀企图四伏……

 

说起当年在墨西哥搞地下革命运动的峥嵘岁月,劳尔说:“我们决计是违反了若干异国的法律来着,但绝对不是为了冒犯我们的兄弟国家,而是受为古巴争取自由这一信念的激励。”当义士们再度回到祖国,仅仅三天后,就受到反动势力的狙击,“又在短短几小时内,我们亲眼看到大家合力积累的努力消陨于硝烟之中,几十名同伴倒下了……”

 

“两周之后,也就是1956年12月18日,我跟已经深入马埃斯特腊山麓的菲尔德在山脚下一个叫作五棵棕榈的地方会师,在拥抱之后,他第一个问题就是:‘你带来几条步枪?’”

 

“我回答说五条,”劳尔叙述说,“然后他(菲德尔)总结说:‘加上我手上的两条,一共七条。’”

 

“这下我们肯定能赢下这场战斗的胜利了!”菲德尔语气肯定而坚决地说。


2

为了友情几乎放弃革命大业的故事



 

讲述者:埃内斯托·切·格瓦拉
阿根廷革命家,古巴革命主要领袖之一,革命胜利后辞去古巴政府要职,远赴刚果和玻利维亚继续领导起义,被叛徒出卖牺牲,双手被砍下送至美国中情局鉴别身份。至今仍为古巴和世界人民敬仰。


经常出现在摇滚青年T恤衫上的、头戴贝雷帽目光炯炯的革命英雄切·格瓦拉,生于阿根廷,年轻时曾两度骑摩托车穿越拉美大陆,亲眼见证被西方势力和独裁暴政压迫下的民众深重的苦难,于是放弃优渥的生活,投身革命。

 

这位阿根廷的儿子在墨西哥结识了菲德尔·卡斯特罗后,毅然搭乘格拉玛号,随古巴起义者一起投身解放这个加勒比岛国的游击战争,作为主要将领之一,切·格瓦拉对古巴革命胜利的贡献巨大。在古巴,不管是街头涂鸦还是官方宣传肖像,切的形象与菲德尔形影不离。菲德尔·卡斯特罗曾在切牺牲后的纪念演说中,呼吁古巴人民表达对子女的期待时,应当以全部的革命热情提出要求:“我们但愿你们能成为像切那样的人”。

 


1959年1月1日,古巴革命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在古巴第二大城市圣地亚哥宣布古巴革命胜利。这张由拉丁美洲通讯社提供的资料照片显示,菲德尔·卡斯特罗(右)与拉美著名革命家切·格瓦拉抵达哈瓦那(1959年1月8日摄)。新华社/法新


而切·格瓦拉生前回忆古巴革命岁月时曾这样叙述:我们大伙在监狱里关了57天,随时可能被强行遣返,但对菲德尔·卡斯特罗我们没有任何一刻失去过信任,而菲德尔的一些举动甚至让我们可以说,是为了友情而在自己的革命理念上做出了妥协。

 

“我记得,我拿自己的事情为例具体跟他讲:你看,我是个外国人,在墨西哥犯过法,身上被控多项罪名。我跟他说,不应该以任何方式因为我的缘故而阻挡了革命的前进步伐,我告诉他可以抛下我,我理解当时的形势,会尽自己的努力,不管被流放到哪里都会赶上他们的步伐,继续战斗。我告诉他,唯一需要为我做的,就是争取让我被遣送到一个比较近的国家,而不是送我回阿根廷。”切回忆说。

 

“而我也记得菲德尔斩钉截铁的回答:‘我绝不会抛下你。’”


3

读有趣的书不睡觉的故事



 

讲述者:加布里埃尔·加西亚·马尔克斯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以《百年孤独》的魔幻现实主义风靡文坛的哥伦比亚人,是菲德尔·卡斯特罗的知己与好友,在他作为拉美社记者长驻古巴的岁月中,两人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日后,哪怕在美国麦卡锡主义疯狂反共的年代,遭受右翼舆论各种批判,加布里埃尔·加西亚·马尔克斯也坚持维护这份友谊,不曾屈服于舆论压力,拒绝与社会主义古巴决裂。

 

这也成了诸多欧美文艺评论家敢于批判加西亚·马尔克斯的一项“诟病”。但他的英文译者曾公开驳斥说,被菲德尔·卡斯特罗爱称为“加沃(Gabo)”的加西亚,同古巴革命领袖之间的友谊,是个人层面的、两名知识分子(和两条书虫)之间的、知己间惺惺相惜的情谊,跟政治无关。



加布里埃尔·加西亚·马尔克斯(左)与菲德尔·卡斯特罗(右)在共同的好友巴勃罗·阿尔曼多(中)家中庆祝菲德尔·卡斯特罗79岁生日。照片由巴勃罗·阿尔曼多亲属授权使用。


而加沃回忆起跟菲德尔的会面,印象中大胡子的古巴领导人抱怨自己公事太多,除了阅览公文根本没有时间读书,于是加沃把随身带着用来等飞机时解闷的一本小说——布拉姆·斯托克的《德拉库拉》借给了菲德尔。“我给他留下那本书告辞的时候已经是夜里11点了,”加西亚说,“而第二天一大早他把书还给我,说已经看完了。”

 

明明是因为写作精彩,让酷爱读书的古巴领袖通宵阅读,不能释手,但他一早起来继续工作时还佯作抱怨的样子对友人说,“‘都怪你给我的这本破书,害我一分钟都没睡’”,加沃这么叙述。

 

加西亚回忆说,哥伦比亚在美国授意下举行美洲国家组织峰会,菲德尔出席并被组织方邀请搭乘汽车游览,加西亚本人被哥安全人员“劝告”不要参加这次游览,菲德尔却开玩笑说:“加沃,你也上车,跟我们一起来吧,有你在车上他们就不敢向我们开枪了。”

 

加沃还真就豁出去,“舍命陪君子”。而就要出发时,菲德尔还笑嘻嘻地逗加沃的妻子梅赛德斯说:“夫人,您可要当上最年轻的寡妇了!”

 

加西亚后来回忆说,菲德尔·卡斯特罗总说,如果下辈子投胎转世,就不搞革命了,想当个作家。哥伦比亚文豪觉得可行,因为菲德尔既博览群书,也写得一手漂亮文章,而加西亚总把自己最初的手稿寄给这位古巴知已,请他做第一位读者。

 

“我希望下辈子轮回转世变成加沃,”菲德尔回忆起跟加沃夫妇长达50年的友谊时,曾公开这么说。


4

面对熊孩子尴尬逃走的故事



 

讲述者:让-保罗·萨特
法国存在主义哲学家、文学家,也是菲德尔的好友和古巴革命的公开支持者。


让-保罗·萨特曾经在古巴胜利后多次访问加勒比海上的美丽岛国,亲眼见证了菲德尔和一群年轻的革命领袖们怎样克服种种困难,在一个长期饱受经济压榨、社会严重不公的历史基础上,建设起一个社会主义国家。

 

萨特在文章中描述过这样一件“轶事”:革命胜利后,菲德尔·卡斯特罗到各处民间宣传社会主义建设的理念,推广基础教育,发起全民扫盲运动,同时也要跟各大工会组织谈判,恳请大家做出牺牲、降低工资,助力国家的工业化发展计划……

 


菲德尔·卡斯特罗与古巴人民在一起。阿尔贝托·科尔达(A.Korda)摄。


萨特记述道,那是在奥尔金省的偏远乡村,孩子们在扫盲计划的帮助下进了学校,并且第一次穿上了校服(系着蓝领巾),为了亲眼看到菲德尔、听他演讲甚至可能摸到他,大人小孩老人全民聚集,把临时搭建的演讲台围得水泄不通。萨特形容,人潮汹涌,车根本无法靠近,只能龟速往前一点一点地蹭。

 

最终费了好多劲,不光是法国作家,连警卫也没法靠近体育馆里几根木板搭起来的演讲台,于是萨特就远远看着大胡子的领袖在一片震耳欲聋群情激昂的欢呼声中,讲话不断被打断、不断被淹没在听众高涨的热情里。

 

萨特注意到菲德尔脚边两个8、9岁样子的孩子不断叫喊着,甚至抱住了领袖的靴子。萨特说,菲德尔看上去似乎很困惑,停下了讲话,虽然在天黑前还有两场演讲,然后还要赶回首都哈瓦那继续跟工会谈判……但是古巴领袖停下了演讲,把其中一个孩子抱起来,问:

 

“你想要啥?”

 

“你跟我们来吧!来我们村!”孩子大声喊叫着。

 

“发生了什么坏事吗?”菲德尔问,有点担心的样子。萨特形容说,菲德尔抱着的孩子瘦瘦的,眼睛闪闪发光,可能此前巴蒂斯塔暴政下孩子罹患的疾病,比起一个共和国还更难医治。

 

“一切都很好,菲德尔!但是请你来我们村吧!”孩子仍是大声叫喊着,顺势依靠在抱着自己的强壮手臂里。

 

萨特说,那个时刻,他知道男孩子和领袖之间结成了一条真正的情感联系,他猜菲德尔也一定感受到了这一点,却为孩子和群众的海潮般激烈的热情而吃惊和困惑,好像不知所措。

 

萨特说,菲德尔向孩子保证改天一定去,而且他保证自己说的绝不是空头承诺。这大家都知道,萨特写道,古巴全境他哪里不会走访呢?他哪里尚未曾走访呢?

 

可是孩子号啕痛哭起来,抓住菲德尔不肯放手,仿佛有无限的热情都要在眼泪里倾诉一般。菲德尔笨拙地放下孩子,看着自己身边的同伴,把草帽摘下来又戴上,最后放到了切·格瓦拉头上。

 

“我不是跟你说了我一定会去的嘛!”菲德尔说,对着哭泣的孩子有点手足无措,不是因为冷漠而是深切体会到这种没有任何掩饰的来自人民的热情,却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办。

 

萨特叙述道,那天,菲德尔没有讲完他准备好的精彩的演说,面对哭泣的怎么也哄不好的孩子,和来自人民的怒潮般的热情,站在临时搭建的木板演讲台上的领袖窘迫而笨拙不已。“突然,没有具体理由,菲德尔照字面意思地开始逃离,他身后,那些革命领袖们都逃也似地匆匆跑下台阶……”



1995年11月29日至12月8日,时任古巴共和国国务委员会主席兼部长会议主席菲德尔·卡斯特罗对中国进行了国事访问。图为12月1日,古巴主席卡斯特罗一行登上长城。新华社记者齐铁砚摄


5

两只老虎的故事




讲述者:徐贻聪
前中国驻古巴大使,比菲德尔·卡斯特罗小12岁,按照中国属相的说法,两人都属虎。菲德尔经常开玩笑说:“我是大老虎,你是小老虎”,而“小老虎”也变成了徐贻聪的爱称。时隔多年,菲德尔还会托访华的古巴使节转达对“小老虎”的问候。


徐大使说,菲德尔有着超强记忆力,而且十分好学善问,每次见面都要向徐提出好多关于中国的革命战争、解放战争、社会主义建设和社会文化外交等方面的各种问题。有一次,徐大使跟菲德尔聊起夺取解放战争胜利过程中非常关键的渡江战役,菲德尔突然问他:徐,你可知道渡江战役的三个前线指挥部设在哪里吗?

 

徐大使说自己当时有点慌,坦承不知道,需要回去调阅资料查查清楚。菲德尔笑了,脸上神色有些得意地说:“你不用查,我都知道,我可以告诉你这几场战役指挥部设在哪里、指挥员都是谁!”

 

徐大使说,从此后更加严格要求自己,广泛充实知识储备,再不能让菲德尔问住了。

 

除了是威严的政治领袖和杰出的军事家,菲德尔还是位美食爱好者。据徐大使说,菲德尔特别喜欢吃松花蛋、糖醋鱼、凤爪什么的,还经常举行厨艺比赛,自己担任裁判长,让徐大使展示中华烹饪的魅力,跟他自己的做法或是古巴政府要员家传菜谱比比高下。

 

中国使馆的工作人员,在使馆院里种了从家乡带来的黄瓜品种,来做客的古巴领袖品尝之后,大为惊艳,在当地开始推广培育,成为古巴百姓桌上的一道新鲜菜品。菲德尔还亲自签署证书,将这种中国舶来的蔬菜命名为“徐贻聪黄瓜”。

 

古巴人并不懂得吃下水杂碎之类的,但是菲德尔是一位十分“识货”的美食家。“有一次,我招待劳尔吃了凤爪肥肠之类的菜肴,然后再见到菲德尔的时候,他假瞋地问我,为什么请别人吃好吃的不叫上他,”徐大使笑着回忆道,在那段对于古巴来说最艰苦的岁月里,因为菲德尔的特别关照,中国使馆总是能够保证食品供应。除了亲自海钓的“战利品”鱼类,“菲德尔还特别派人向使馆赠送了一头将近600磅的肥猪!”徐大使说。



利博里奥·诺瓦尔(Liborio Noval)1994年摄于哥伦比亚。


最后我们想给你分享他生前的一篇演讲。2016年4月21日,在古共的七大的闭幕式上,他穿着那件标志性的运动装,坦承“每个人都会有大限来临的那一天”,但是,“古巴共产主义的思想将永远留存”。尽管这是他最后一次出现在这样的场合,但他的出现已经足以表明一切。侠客岛岛友黄麟为我们翻译了老卡的演讲全文。


老卡斯特罗:我终将离去,但理想不朽





格瓦拉与卡斯特罗


我们将继续向前 我们将进一步完善


同志们,在危机时期里,我们所有人民都做了超乎常人的努力。没有我们的人民,这些革命变化是不可能发生的。在像这样的超过1000人的会议中,有九百多位是由我们自己的人民任命产生的革命代表。我们委托给他们权力,这意味着对于所有人来说,这是他们生命中收到的最大的荣誉(掌声);这革命的特权,是我们自己的意识的结果(掌声)


为什么我成了社会主义者?再清楚一点说,为什么我成了一名共产党员?对于那些曾经拥有特权,剥削和掠夺穷人靠脑力和体力劳动所得的物质财产来维持工作和全部私有财产的特权阶级来说,“共产主义者”这个词,表达了历史上最为歪曲和诽谤的概念。在漫长无界限的时间里,从何时起,我们人类开始生存在这样的困境中?我知道你们各位不需要解释更多,但或许有些听众需要。


为了更好的理解,简单来说,我不是无知的、极端的和眼瞎的,也不会为了认同自己的意识形态而去学经济学。


在年少学习法律和政治学时,为并没有导师,尽管这对学习这些来说很重要。之后在我已经20岁左右时,我热衷于运动和爬山。在研究马克思列宁主义上,我也没有导师;但对我来说,这不仅仅是一个理论,它已经在苏联得到了充分信任。但在革命70年后,列宁的作品被轻贱,这是多么沉痛的历史教训啊!应该说,不应该再流逝的70年的时间,来上演一场如同当年俄国大革命那样的重大事件,来给人们呈现一场同样伟大的社会革命作为例子,以解释对抗殖民主义以及帝国主义的一大步。


也许,然而,现如今最大的危险,是地球上那些可能破坏世界和平、并使人类无法在地球表面生活的现代武器带来的巨大破坏力。


任何物种都会消逝,就像恐龙的消逝一样;或许对于新一代智慧生命来说还有时间,又或许太阳的温度将吞噬太阳系里所有星球,就和众多科学家承认的一样。如果一个物种能够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幸存下来,相信也会比现在的我们知道得更多(注:意为新一代的智慧理应超过老一代)。不过,眼前最紧要的问题是如何解决几十亿人的生存问题和人类与有限的自然资源之间的矛盾。




你们中的一些人,或者在座的很多人都想知道,这个演讲中,政治在哪里。相信我,我很难启齿,但政治就在这些温和的话语中。我希望我们人类多关注自己与这些现实并为这些担忧,毕竟我们的时代已不是亚当和夏娃的日子。没有雨,没有水库蓄水,没有地下水,又没有足够的科技支撑,谁将来解决非洲难民们的饮水问题?我们会看到政府签署的整个气候承诺是怎么说的。


这些议题必须时刻被提起,我也不想在此展开太多。


我即将年满90岁。我从未想过会有这一天,这不是努力的成果,而是一种幸运。每个人都会有大限来临的一天,不过古巴共产主义的思想将永远留存(掌声)。这也证明了,如果带着热情与尊严投入到工作与事业中,我们将创造出人们所需要的物质与精神财富,为此我们必须不懈奋斗。我们必须告诉拉丁美洲和全世界的兄弟们,古巴人民必将取得胜利(掌声)


或许,这将是我最后一次在这个会场发言。我已经为所有代表大会所推选的候选人投了票,我为获得邀请和得到诸位的聆听感到荣幸。我祝贺你们,尤其是劳尔·卡斯特罗同志,为了他所付出的辉煌努力(掌声)


我们将继续向前,改善一切应该改善的事物,用不懈的忠诚和团结的力量,和马蒂、马塞奥以及戈麦斯一道,永不停歇地前行。


库叔福利


库叔的赠书活动一直都在!化学工业出版社·悦读名品出版公司为库叔提供下图所示书籍10本赠予热心读者。每天都送,请大家在文章下评论(每条文章都可以评),点赞最高者(数量超过三十),库叔会在评论区回复并通知得奖。当然,评论的质量库叔会进行把控的。想和库叔聊天请添加库叔微信号(lwzkkushu),合作请联系微信(185142038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