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运动-> 特朗普“总统”上台,中国面临5大挑战!

特朗普“总统”上台,中国面临5大挑战!

2016-11-10 13:24     运动     来自:瞭望智库


特朗普赢了,出乎大多数人的意料。特朗普的竞选语言,从政治格局来说已回到19世纪。


一个不想着世界而只想着美国的美国,还会是我们熟悉的那个美国吗?


文︱库叔

本文由瞭望智库整理自瞭望智库出品《全球智库跟踪》第二期、人民网等,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充满戏剧效果的2016年美国大选终于落下帷幕,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以“黑马”之姿杀入美国大选。


从初选时的普遍不被看好,到民调支持率与资深政治家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不相上下,再到棋高一着彻底翻盘赢得大选,其过程跌宕起伏,看得吃瓜群众拍手称快。


而“打中国牌”已经成为美国总统竞选人的“必备套路”,在这一点上,特朗普也未能免俗。



2016年2月23日,内华达州,里诺。特朗普在演讲。Marcio Jose Sanchez, AP


特朗普在大选中最有代表性的观点是——“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偷走了我们历史上最多的工作”。他曾经指责中国使用“不公平”的贸易竞争手段,造成美国工资水平下降、丧失数以百万计的就业机会。


为在经济不景气的背景下赢得蓝领阶层支持,特朗普多次妄称中国操纵人民币汇率、实行关税保护政策,导致大量工作机会从美国流失,许多美国本土工厂倒闭。他甚至宣称,如果当选总统,他要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征以45%的高关税,以保护国内产业。

 

不过,当美国总统大选进入冲刺阶段后,特朗普在丹佛发表演讲,对他“反对中国”的立场作出澄清。特朗普说,他并不“责怪”中国。中国在国际商业谈判中是“最智慧、最难对付、最认真”的人。令他不满的是,美国政府的“蠢人”让中国屡占上风。

 

但“厥词也好,示好也罢,都是为了选民手中的选票。”正如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分析师肖恩·迈纳说,这些竞选人“只是说说而已”。就如何对待中国,无论是特朗普还是希拉里,竞选时说狠话容易,但一旦上台,就不得不从方方面面考虑中美关系的大局。

 

今年10月,美国著名智库兰德公司发布最新报告,称“美国下一届政府在处理对华关系上将面临严重战略困境”,随着中国军事实力和经济实力的日渐增长,美国对华相对战略优势逐渐缩减。一方面,“中国正在与美国的亚太安全建构竞争,并且质疑美国的全球领导性”。美国政府需要“反制”来自中国的挑战;另一方面,“处理国家安全和经济问题,以及跨国恐怖主义、网络安全、气候变化、污染和食品安全等全球问题”,美国又离不开与中国的广泛合作。

 

打“中国牌”容易,兑现“中国牌”难。特朗普上台后究竟会实施怎样的对华政策,库叔对此做了一番梳理。


1

对华政策或被经济机遇驱使




空白的从政经历,高调的巨贾身份,相当一部分最坚定的支持者是“正在日渐衰弱”的美国制造业的蓝领,这使得特朗普竞选中最引人注目的对华政策涉及“中美贸易”。但正如上文所言,特朗普的言辞往往摇摆不定、前后矛盾。

 

一方面,他指责中国不但侵犯美国知识产权,还通过长期操纵汇率促使人民币贬值,以变相补贴国内出口商对美倾销。而且,中国以较低的劳动力成本,窃取了美国人的工作机会。他声称将通过对中国出口美国的产品“加收高关税”,以“迫使中国政府回到谈判桌”,进行新的贸易协定的谈判。

 

而另一方面,特朗普却又明确表示对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的反对,该贸易协定被广泛认为具有很强的“制衡中国”的目的性,特朗普反对TPP的原因是基于他“反自由贸易”的立场。

 

根据英国查塔姆学会的一份报告,我们可以进一步对特朗普未来的对华政策一探究竟。报告认为,尽管在竞选过程中,特朗普在言辞间一直对中国饱含敌意,但是他的对华政策很有可能会被经济上的机遇——而不是安全方面的挑战——所驱使。



2016年9月26日,特朗普与希拉里在第一次总统辩论结束时握手。Joe Raedle, AFP/Getty Images


相较希拉里,特朗普会把经济交往看做是更具优先级的事务。如果他相信自由贸易会对美国有利,那么他就将致力于此。然而,如果他感到中国只是通过倾销或补贴维护自身利益,那么他将采取严厉的措施对中国进口征税,甚至向WTO提出起诉。

 

此外,特朗普热衷于追逐事务性的、短期的利益,相对忽视历史上的同盟关系和长期影响。然而,特朗普也是一名实用主义者,他带有极端冲动意味的政策很有可能被国会、中间派顾问和广大的政府官僚驳回。

 

如若特朗普当选,国家安全事务将被置于次要位置。当然,在他感觉中国的攻势会直接威胁到美国时(例如致使美国的贸易或能源通道受阻),他也会支持以强硬姿态予以回击。但是,他不太可能采取行动支持利益受损的同盟国。对此,特朗普的观点已表达得很明确:美国的同盟国需要为本国的国家安全承担起更多的责任。但是,那些直指美国企业的经济侵害行为(如商业间谍活动)将被给予强烈回击。

 

与上一位共和党总统小布什不同,特朗普不太可能将人权和民主视为优先事项,即便是其对华接触也不例外。


2

在汇率方面或会对华发难




特朗普明确指责中国政府操纵人民币,大大削弱了美国公司的竞争力,美国企业正在遭受中国企业的“屠杀”。因此,不同于当前的奥巴马政府,未来美国政府很可能会将中国列入汇率操纵国的黑名单,实施某种程度的报复性措施,例如特朗普曾建议对华进口商品征收45%的关税。

 

尽管这项建议在现实中未必能够得到实施,但它表达了一个非常明确的信号:特朗普可能对从中国进口的特定商品征收惩罚性关税,例如在纺织、化工、钢铁和橡胶等领域的商品。

 

特朗普的一些主张也可能会吸引美国海外资金更多地回归国内:

 

一是削减企业所得税,将企业所得税由35%降为15%,降低美国国内企业税负;二是对迁回海外利润的美国企业仅一次性课征低至10%的税收,吸引美国海外资金回流;三是声称将强迫苹果这样的跨国公司将亚洲的生产线搬回美国,否则将要向这些企业征收35%的重税。

 


2016年1月8日。特朗普在罗克希尔的温索普大学发表演讲。Rainier Ehrhardt, AP


从近年数据来看,短期资本流动和人民币汇率贬值预期有着较高的关联度,中国资本外流加剧后,人民币贬值压力将再次加大。

 

此外,特朗普公开宣称“支持低利率”,并对现任美联储主席珍妮特·耶伦可能加息的政策表示不满。未来低利率所带来的宽松美元政策的实施很可能会引发新一轮全球范围内的货币战争,破坏全球经济稳定和地区经贸政策的协调。

 

这虽然暂时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降低人民币贬值的压力,但无疑会加大中国经济恢复的难度,并非常可能引发大宗商品价格上涨,重现输入型通货膨胀。当前中国经济仍然处于经济增长的换档期、结构调整的阵痛期与前期刺激性政策的消化期。新一轮输入型通货膨胀,必将大大增加中国进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难度。

 

不过,尽管特朗普上台增加了不确定性,但2017年1月20日他才会正式上任,短期不太可能造成明显负面影响。


3

或带来亚太地区安全挑战




特朗普声称要扩张美军在中国南海地区的军事存在,对抗中国在该区域建设“人工岛屿”和军事基地的行为,以增加对华谈判的筹码。但他又坚持表明“孤立主义”立场:让美国摆脱“世界警察”的身份,转而要求美国的海外“盟友”承担更多军事责任。因此,在地缘政治和军事安全上,特朗普政府很可能会出现一定程度上的政策矛盾。

 

具体来说,一方面,特朗普认为美军国防开支占经济总量的比例处于二战以来的最低水平,希望加大军事方面的投入来重塑美国的军事力量和领导地位。

 

特朗普给中国在南海的活动贴上军事化的标签,并猛烈批评美国政府的不作为。他认为中国在南海岛礁修建军用机场,达到了令人恐惧的地步,对美国的威胁超过伊斯兰国。



2015年11月10日,密尔沃基。特朗普在共和党辩论中。Scott Olson, Getty Images

 

特朗普还批评奥巴马政府在朝鲜、伊朗核问题上的无能为力。在中东,他对目前美国打击伊斯兰国中的表现非常不满,并表现出对无限制使用武力的偏执,包括轰炸输油管道、部署多达3万人的作战部队、变更禁止军方使用酷刑的国际法规,甚至还提出要杀死恐怖分子的家人以达到杀一儆百的效果。

 

因此,相对于希拉里注重软实力与硬实力相结合的“巧实力”亚洲战略,特朗普更加偏好硬实力和不可预测。至少根据目前言论,他很有可能成为一个比希拉里更加坚定的“亚太再平衡者”,在亚洲部署大量美国军事力量,实施更加积极的干预主义政策。

 

但另一方面,特朗普也表现出一定程度的孤立主义倾向,试图从全球范围内实施战略收缩,例如试图与俄罗斯实现某种和解和在打击伊斯兰国方面的合作,要求日韩等盟国分担美国实施安全保证的费用。

 

从这个角度来看,他将中国视作军事威胁的言论很可能只是竞选言论。这种战略收缩无疑将扩大中国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力,但也很可能会导致原来受到压制的地区不稳定因素凸显,造成地区安全秩序失衡,带来更多的冲突和动荡。

 

对于东亚地区,特朗普曾说会与金正恩进行直接对话,威胁韩国要撤回驻韩美军。解禁集体自卫权的日本也会加快向“正常国家”的转变。在这种情况下,地区权力格局将发生剧烈的变动,既是机遇也是挑战。这对中国的实力运用和外交智慧都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

 

如果应对有力,东亚地区将成为中国稳定的权力辐射区,彻底清除冷战的余毒。如果应对不力,该地区将被失衡的权力格局进一步撕裂,成为地缘政治上的破碎地带,变成不断给中国带来安全挑战的麻烦之源。


4

气候变化领域合作充满变数




特朗普坚定地支持开采和使用石油、煤炭、常规天然气和页岩气等化石能源,希望实现彻底的能源独立,摆脱对石油输出国组织和其它任何敌对国家的能源依赖。在能源领域,中美合作空间广阔。



2015年10月28日,在CNBC共和党总统辩论后,特朗普面对媒体提问。JeremyPapasso, AP

 

但在气候变化领域,中美所取得成果或将付诸东流。特朗普早前曾誓言,一旦竞选成功,将取消2015年签署的《巴黎协定》,主张美国退出《巴黎协定》。他认为,巴黎气候变化协议会美国商业造成不利,会使“国外官僚控制美国的能源使用量”。此举引发了包括霍金在内的375位科学家联名致信特朗普,反对其有关气候变化的言论。

 

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别代表解振华也对特朗普反对《巴黎协定》的发言作出回应:“我相信如果是一个明智的领导人,他应该知道所有的政策措施应该顺应世界发展的潮流。”

 

在过去两年中,中美就气候变化议题发表多项联合声明,两国领导人也多次会晤讨论气候变化议题,从“庄园会晤”到“瀛台夜话”,到“白宫秋叙”,再到今年9月杭州的西子湖畔,“习奥会”的每一个经典场景里,气候话题都在其中占据了重要分量。如果特朗普政府坚持退出《巴黎协定》,中美过去两年间在气候议题上所取得的成果或将付诸东流。


5

以强大领导力来和中国谈判博弈




虽然特朗普在公开演讲中频频针对中国,但外媒却一直宣称,特朗普是中国派来的“卧底”。其原因就在于特朗普对待中美关系的态度。

 

在4月就外交政策发表演讲时,特朗普抨击奥巴马政府的外交政策是一场“灾难”,特朗普表示如果自己当选,将把美国和美国人民的利益放在首位,实施“美国优先”的政策,并在外交方面寻求与中国和俄罗斯之间发展关系。

 

关于中国的部分,特朗普在演讲中是这么说的——

 

对于那些证明是我们朋友的人,我们必须慷慨。我们渴望和平地生活,并与俄罗斯和中国建立友谊。我们与这两个国家有严重分歧,所以必须擦亮眼睛对待他们。但我们并不一定非要成为对手。我们应该基于共同利益,求同存异。像俄罗斯就已经看到了伊斯兰恐怖主义令人恐惧之处。

 

要进入一个繁荣的新世纪,修复与中国的关系是另一重要步骤。中国尊重强国,让他们在经济上占据优势,我们已经失去了他们的尊重,我们和中国有庞大的贸易赤字,我们必须尽快找到方法来平衡这种赤字。强大、聪慧的美国一定是能和中国结交好友的美国。我们可以彼此获益,而互不干涉。

 

特朗普也没少“称赞”中国:“中国人的抱负之高是你们想象不到的,他们内心深处认为自己是不可战胜的”;“我们纽约的乔治·华盛顿大桥跟中国的桥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儿科”;“我爱中国,世界上最大的银行来自中国”。他认为中国是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所以美国需要强大的领导人,以强大的领导力来和中国谈判博弈。

 

5月,在一场造势活动中,他的竞选团队在现场发放写有“美国华裔爱特朗普”(Chinese American Loves Trump)字样的T恤,特朗普则又在现场高喊“我爱中国人”……

 

特朗普的政策顾问纳瓦罗在接受BBC采访时也表示,与奥巴马政府高调向世界宣布“重返亚洲”不同,特朗普政府会对中国“低调且保持尊重”。



2016年7月21日,特朗普在共和党大会上。Kelly Jordan, USA TODAY

 

特朗普赢了,出乎大多数人的意料。特朗普的竞选语言,从政治格局来说已回到19世纪。一个不想着世界而只想着美国的美国,还是我们熟悉的那个美国吗?


我们需要逐渐适应这个美国,这对全球政治来说并非乐观之兆,一个寻求霸权的美国是世界的麻烦,一个寻求退出世界事务的美国是世界的损失,我们正在迎来的是日益加剧的全球性混乱,如何在混乱中重建秩序,是已经到来的常规时代的新挑战。


库叔福利


库叔的赠书活动一直都在!中信出版社为库叔提供下图所示书籍10本,以及15本知名经济类书籍赠予热心读者。每天都送,请大家在文章下评论(每条文章都可以评),点赞最高者(数量超过三十),库叔会在评论区回复并通知得奖。当然,评论的质量库叔会进行把控的。想和库叔聊天请添加库叔微信号(lwzkkushu),合作请联系微信(18514203851)